传统古建技艺探文创新路 情绪病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6-09

传统古建技艺探文创新路 情绪病

  形状各异的木构件、各式各样的制作工具、纵横交错的榫卯结构……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在高科技盛行的建筑设计行业里,还有这样一个木香萦绕的传统手工工坊。

非遗大师在这里授课带徒,纯正的古建技艺从这里向外传播,以斗拱为原型的文创产品接连问世。     手边营造设计所里拜师    年轻设计师大学毕业后就进入设计院工作,盖得了高楼广厦,却未必对中国传统古建筑有深刻感知,在手边营造上更是缺乏系统性的学习体验。 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副总建筑师米俊仁感慨。

能不能为建筑设计师们打造一个拜师学艺的古建课堂?2012年,在他的主持下,传统木作工坊正式成立。     非物质文化遗产古建模型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谢长青是这里的老师。

每年都有3位年轻建筑设计师拜师学艺,从磨刀具、刨木头等基础工序开始,完成一件清式单翘单昂五踩平身科斗拱的制作。     斗拱,是立柱和横梁之间的一个过渡部分。

从柱顶上的一层层探出成弓形的结构叫拱,拱与拱之间垫的方形木块就叫斗。 谢师傅的工作台上,一个斗口2厘米、高约35厘米的清式单翘单昂五踩斗拱,竟由200多个构件组合而成,手工制作要花费1个多月时间。     只有初中文化的谢师傅在工坊里带起了大学生,这些看惯了钢筋水泥的年轻人,头一次对榫卯结构迷得如痴如醉。

画图、下料、刮料、截段、打眼、开榫……所有工序一项也不能凑合,制作出来的构件才能严丝合缝。

    由于建筑设计师日常工作繁重,拜师学艺的课堂在2017年遗憾中断。

米俊仁意识到,只有把古建技艺与现代生活结合,才能真正将工匠智慧和传统文化传承下去。

此后,木作工坊正式命名为准工坊,并与北京建院建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资源整合,进军文创领域。     惊艳亮相斗拱台历成网红    以北京西黄寺的清代斗拱为创意原型,准工坊与设计机构品那儿合作的桌面摆件斗拱图架在2017年冬问世。

随斗拱图架赠送的古建日历,是古建专家遴选出的12座中国传统建筑,其中7座使用了建筑大师梁思成的手绘图。

    由黑胡桃木做成的斗拱图架造型端庄沉稳,简化后的13个部件还可以反复拆装,让消费者亲手体验传统建筑的精妙结构。 这款斗拱图架如同桌面上的古建,在2018年新年之际一下成了爆款。     原本我们以为这是一款比较小众的产品,是建筑师情怀的释放,没想到上市后很受欢迎,到现在还持续有订单。

作为初代产品,这款斗拱图架并非尽善尽美,但这次试水让米俊仁看到了斗拱作为文创题材的巨大潜力。

    一年后,准工坊自主品牌的文创产品正式上线。

由50多个构件组成的佛光普照摆件,脱胎于清式单昂三踩平身科斗拱的创意灯具,以蓝色为主色调的大鱼斗拱益智玩具……古老的斗拱元素借力文创新品,走进了现代人的生活。

    精益求精引领硬核文创    要在学术上经得起推敲,让内行人挑不出毛病;也要在设计上符合当代需求,让外行人愿意上手体验。 经过5年的沉淀积累和180多天的产品研发,斗拱才通过文创的方式走进大众的视野。     从立意到设计,从生产到销售,每个环节北京建院文创团队都用近乎学术研究的态度严谨对待。 以佛光普照摆件为例,按照惯常的思路,一般采用木签进行连接,但由于每个构件太小,拼装时容易扎手,成品容易晃动,缺乏质感。

    要想让大家愿意玩,就得在连接方式上做改变。

为了让拼装手感更流畅,设计团队决定使用磁铁代替传统木制插销。 经过多次试验,磁铁与木构件完美结合,不仅便于反复拼装,成品也更加稳固。

    准工坊对工艺细节的较真儿,就是为了传递原汁原味的斗拱文化。

    去年11月,北京建院文创团队在国家博物馆召开新产品首发式。

随后,准工坊斗拱瑞物精品展相继在模范书局、三联韬奋书店开幕,斗拱与文创展品还走入联合国日内瓦的万国宫,展示中国传统文化。

    从建筑转型文创,北京建院仍在进行新的探索。

今年7月,与市规划展览馆合作设立的鲁班的实验室将精彩开幕。 它既是一个全方位的展览,又是一个可以动手的木工工坊。 北京建院建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燕说,这是一次体验式的展览,无论成人或儿童都能参与其中,用自己的方式了解中国大工匠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