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泽 佳妻如梦:顾少的心尖宠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03

兰泽 佳妻如梦:顾少的心尖宠

听着他的话,林晗雪的心重重的颤了颤,她看着他的眼睛,在他的眼瞳中,仍是蕴着深不见底的情意。 即便她弄丢了他的孩子,又与徐天澈在车站上演了“私奔”这一幕,可他的声音却仍是那样轻柔,说成伏低做小也不为过。 他是江南少帅,一方霸主,更不消说他的脾气是火爆的,性格也是强势的,他若是对着自己发火,林晗雪只会觉得寻常不过,可他却这般与自己轻声细语的说出这句话,反而让她不知所措起来。 “你要怎样我都依你,我也可以去和他道歉。 ”顾远霆握着她的手,和她继续开口。 “顾远霆,你觉得自己和他道歉,已经是屈尊纡贵,做了最大的让步,不管是我,还是他,我们都应该感恩戴德,不然就是不知好歹,是吗?”林晗雪心里酸涩的厉害,她看着丈夫的面容颤声道。

“那你要我怎么办?”顾远霆的眸心顿时沉了下去,对着妻子喝道:“把我这条腿还给他?”顾远霆的话音刚落,林晗雪的眸心剧震,就听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顾远霜的声音已是响了起来:“哥哥,嫂子,你们在里面吗?”顾远霜拍着门,打又打不开,不免焦急起来,“哥,嫂子,你们快开门啊!”听到妹妹的声音,顾远霆深吸了口气,将沙发推开,一把打开了门。 顾远霜直接冲了进来,幸得兄长扶住了她的身子才不至于摔倒,她愕然的看着门口处的沙发,不解道:“哥,你你拿沙发堵住门做什么?”说完,她向着一旁的林晗雪看了一眼,恍然大悟道:“你怕嫂子跑了?”见妹妹一语中的,顾远霆脸色更是难看起来,只和她道了句;“陪你嫂子说说话。

”说完,他复又看了妻子一眼,想起林晗雪方才的那句话,顾远霆心下沉闷,只大步离开了屋子。 见哥哥走后,顾远霜上前挽住了林晗雪的胳膊,和她道:“嫂子,你没事吧?我哥欺负你没有?”林晗雪摇了摇头。 “嫂子,你和我说实话,昨天在车站,你是不是真的要和那个徐天澈私奔?”顾远霜的眼眸中透着焦急,喋喋不休道:“现在外面都传开了,都说顾家的少奶奶和别人私奔了,奶奶昨晚上都被气吐血了,还说要把所有本家的长辈全都喊来,非逼着哥哥休了你不可!”林晗雪握住了小姑的手,晓得她是真真正正的关心着自己,也不忍去欺骗她,只与她实话实说道:“我没有,那张车票是我爹爹给我的,让我去投奔我姑母,我没想到……天澈哥也会来。 ”顾远霜闻言,便是松了口气的样子,她拍了拍胸口,道:“我就说,你怎么也不会做出这种事,还好还好,我这就去和奶奶说!”见顾远霜要走,林晗雪拉住了她的胳膊,“小霜,你别去。

”“怎么了?”顾远霜不解。

“奶奶不会信的。 ”林晗雪晓得老太太因着孩子的事本就恨透了她,再加上又出了这件事,只怕现在杀了她的心思都有,即便“私奔”的事是一场误会,她又怎么可能相信?怎么愿意相信?闻言,顾远霜便是沉默了下去,她顿了顿,只看着林晗雪的眼睛和她道:“嫂子,我就要你一句话,你还爱哥哥吗?”林晗雪听着这句话,眼眶便是一酸,她看着顾远霜的眸子,和她轻声道,“小霜,我爱你哥哥,就因为这份爱,让我觉得自己是个罪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小霜,我很难过。 ”顾远霜闻言,心里顿时不是滋味起来,她抱住林晗雪的身子,和她道:“嫂子,我知道,徐天澈是你第一个喜欢的人,就像哥哥第一次喜欢你一样,哥哥这样伤害了他,你心里一定受不了。

”林晗雪从不曾想到顾远霜会与自己说出这番话,她的心里一暖,眼眶却是湿了,“小霜,谢谢你。 ”“嫂嫂,你别谢我,不管到什么时候,我和哥哥都会护着你的,”顾远霜声音轻柔而真挚,“不管发生什么,我们兄妹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听着小姑的话,林晗雪的眼中蕴着水光,她什么也没说,只和顾远霜轻轻点了点头。 顾远霆离开了卧室,大步流星的向着院外走去,到了东苑门口,他停下了步子,与守在那的侍从喝了句:“都给我听着,少夫人要是再跑了出去,我就把你们腿打断!”语毕,男人再不向着那些侍从多看一眼,只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东苑,看着顾远霆的背影,其中一个侍从便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和身边的人小声嘀咕道:“你说,这少帅太不讲理了吧,这腿长在少夫人身上,她要是跑了,干嘛打咱们的腿?”另一个侍从闻言,便是压低声音斥了句:“想死了不成?这种话也敢说?打少夫人,少帅能舍得?”“那咱们岂不遭了秧?”当先那侍从苦着一张脸。

“赶紧打起精神,咱们可要将少夫人看好了,她要是跑了,兄弟们都没好果子吃!”“那若是老夫人又来找茬?”那侍从又是言道。 “少帅要咱们在这守着,你还真以为是看着少夫人?最要紧的是看着老太太,别让她进去难为少夫人!”清晨,南大营。

顾远霆从盥洗室出来,他刚刚洗漱过,乌黑的短发上还挂着几颗晶亮的水珠,他并未穿军装,只穿了一件衬衣,整个人难得的显出几分随意与慵懒。

“少帅。 ”侍从匆匆走进,向着顾远霆行了一礼。 “什么事?”顾远霆回眸向着他看去,眉宇间顿时变得严肃起来。 “少帅,老太太让您速速去祠堂一趟。

”侍从的话音刚落,赵副官亦是走了进来,与顾远霆道:“少帅,本家的几位老爷也全都赶了过来,眼下都在祠堂候着,请您快些过去。 ”“去什么去,”顾远霆不耐烦的皱起眉,喝道:“都他妈吃饱了撑的!”“可是老太太,一早把少夫人也请去了。

”赵副官犹豫片刻,终是言道。 闻言,顾远霆神情一变,他的眸心暗沉,二话不说直接拿起了军装,大步向着外面走去,赵副官一行见状,顿时纷纷跟上。

城郊,顾氏祠堂。 这一座祠堂,林晗雪曾经来过两次,一次是她与顾远霆刚过结婚,他带着她来祭祖,意味着让顾家的列祖列宗认下她这个媳妇,第二次,是他从前线回来,他当着列祖列宗的面起誓,他这一辈子只会娶她一人,永不纳妾。 林晗雪望着顾家的祖先的牌位,一颗心却是飘的远了,主位上顾老太太看着她在那里出神,心下便是涌来一阵怒火,她重重的捶了捶手中的拐杖,向着孙媳厉声喝出了两个字:“跪下!”林晗雪回过神来,她望着面前的祖母,与分坐在两旁的本家叔伯,她晓得老太太此番所为何事,无非是要逼着顾远霆休了自己,她无声的垂下目光,刚要跪下身子,却听身后传来一道凛冽的男声:“慢着!”林晗雪听见这道声音,一颗心顿时抽紧了,她转过身,就见一道熟悉的身影向着自己大步而来,他一身的戎装,眉峰若剑,目似寒星,就那样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将她护在了自己怀里。 “远霆?!”顾老太太看见孙儿,眸心顿时一震。 “奶奶,这又怎么了,”顾远霆向着周遭看去,皱起了剑眉:“何至于搞这么大的阵仗,把叔叔伯伯都请了过来?”“我今日请来了本家的亲戚,就为了一件事,”顾老太太的声音沙哑,她一手向着林晗雪指去,与孙儿厉声道:“远霆,你今天就把她休了!不休了她,我就死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