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之散笔] 一、八百多年前,南宋诗人叶绍翁在写下“春色满园关不住,…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21

[春之散笔] 一、八百多年前,南宋诗人叶绍翁在写下“春色满园关不住,…

[春之散笔]一、八百多年前,南宋诗人叶绍翁在写下“春色满园关不住,…欢迎光临散文网春之散笔春之散笔2019-03-1621:05作者:人读过|7条评论|一、八百多年前,南宋诗人叶绍翁在写下“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这对佳句时,他所指关不住的满园,是否就是那出墙来的红杏花?如果这假设能肯定的话,那我们又该怎样来理解“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或是“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这些诗句里的春色呢?按理说,去春来,万物苏醒,眺望大自然,满目清新色,这些都应该算是春色。

但是,若要以哪种颜色来代表春色,那不同地方的人,就会有不同选择了。

在杭州的居民,见惯了西子湖畔‘间株桃花间株柳’的景致,他们自然会归结到粉红或是嫩绿色上去;而每天能看到灿烂油菜花海的人,或许会把耀眼金黄看作是春色的象征;但对策马奔驰在辽阔草原上的牧民来讲,那连天的草绿色本就是令人欢欣鼓舞的春色了……细想起来,若要为春色定义一种象征色,还真难找出恰当的色彩来。

那么,我们何不换个角度去理解,当春回大地时,不必去纠结哪种颜色能代表春色,事实上,那些最先给我们带来喜悦的,都可以看作是春色。

不是吗?有时候,春色是可以用心去感受它,品味它,甚至还可以去聆听它的。

二、“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

讲到春景,自然会想到这几句东坡诗的意境来。

清澈的湖面上,悠游着数对野鸭,好似灵妙的墨点,正点缀在粉桃翠竹的倒影中。 而远处的蓝天下,还有优雅翅膀,在轻拍着涟漪,或随意画着曼妙的线条。 那也是传递着春消息的飞。

我叫不出它们的名称来,但这有什么关系呢?在春的原野上,说不出名来的春之还多的是哪。

于是,不妨像乔治.吉辛那样,虽不是植物学家,但仍喜欢漫步在湖畔小径或里,去探探不认识的花草,来看看“杂花生树,群莺乱飞”的景象。

这时节,阳光是明媚的,照在大地上,簇簇芬芳竞相争艳;耀在柳枝间,有轻风拂过,就化作了吹面不寒的杨柳风。 说到杨柳,还会想起“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的诗句来。 一知半解过“柳如烟”的意思。

到后来才明白,柳芽是鹅黄的,柳絮是洁白的,点点缀在枝头,朵朵舞在风中,在的烘托下,乍看,还真有些缥缈如烟的感觉了。 三、该聊聊的花鸟了。

说到春之鸟,最先想起的,自然是燕子。 每年,在冰还未完全消融时,燕子就从远方归来了。 望着它们忙碌穿梭在蔚蓝天空里的情景,我自然会想到古宅旧院里的雕梁、农家老屋檐下的呢喃。

这种感觉有点像吴冠中所说的:“我喜欢燕子带来的‘情调’。 这里面有诗情、画意,还有其他耐人寻味的感受。

”可以说,燕子给人带来的美之感受,无论是在大画家眼里,还是在普通人心中,还是有不少相同之处的。 再来谈谈春天的鸟唱。 不知道鸟儿的心情是否也受季节影响?在春天里听鸟儿歌唱,总觉得它们很欢欣,自然我也很。 我猜想,这是鸟中的‘诗鸟’在诵诗迎春吧?不然那婉转鸟唱,怎么会让人想起“几处早莺争暖树”的诗句来。

就不妨循着鸟声,透过枝叶,去寻觅鸟儿的踪迹,你准会看到,新枝上有鸟儿正在轻歌曼舞。 不过,那是早莺在唱,还是新燕在舞?就不定分得清楚了。

要说春天的百花,虽然梅花、山茶、迎春早已妆扮了春天。 但当烂漫油菜花在田野上盛开之时,那绚丽的桃花和海棠也来争春了。

在三月春光下,它们摇曳生姿,争芳斗艳。

也许是桃花太妖娆了吧,自古以来,在描写春之群芳的诗词里,就数吟诵桃花的诗篇最多了。 但在我的感觉中,桃花还是属于唐诗的。

尤其是那一簇与人面相映红的绚丽,在经历了千百个春天后,它不管人间怅然的叹息有多重,依旧年年在阳光下嫣然笑。

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