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章 转让抵押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07

第445章 转让抵押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电影公司跟院线?”就张明添这个话题,使得年轻人变得有几分凝重。

其实他并不志在电影公司,因为在港岛注册一间公司,是一件再容易不过的事情。 无非是交几百元的注册费,然后填好一份再简单不过的信息就成了。 何况他喜欢用自己的命名,这间电影公司无论是什么名字,都会跟他的想法有所出入。 如果说等收购了这间电影公司,然后再重新改名字,这样完全是多此一举。

收购公司最大的意义,就是它原本具备的品牌效应。 一旦他改了这个名字,这个品牌效应就会大减,那他为什么要浪费钱去收购别人的公司,还不如自己成立一间新公司。 至于院线,绝对是他涉足电影界的大前提。

他现在之所以没有马上行动。 一来是因为自己的准备还不够充足,二来就是没有对应的平台让他施展拳脚。

他打算踏足电影界这块福地,并没想过用一步步升上去这种浪费时间的方法,他想要的就是在最短时间将自己的名声打响,至少要跟邵氏、嘉禾这些有院线的电影公司一个层次。 只是港岛一共就那么几条院线,除非他真的自己建立一条院线,否则只能等某家电影公司退场他才有机会加入。 现在看来,这间跟院线配套的电影公司肯定不简单,不禁让他对贷款的人进行各种猜测。 为了解开心中的疑惑,年轻人问道:“不知道是哪间电影公司和院线?”张明添没有直接揭晓答案,而是问道:“世侄你知不知道叶景诚这个人?”“是他!”年轻人一下子反应过来。 他既然有心涉足电影圈,事前自然会做详细的调查,自然认识掌握有青灯娱乐跟南国院线的叶景诚。 何况就叶景诚的名声而言,他根本不需要过多的调查,就是偶尔看一下报纸,都能认识这个年轻一辈的风云人物。 只是年轻人没想到,将院线跟公司拿出来贷款的人居然是叶景诚,毕竟这个人之前的本事一直被媒体媒体神化。

现在看来,‘神童叶’也没有那么神嘛。 借钱去投资他还可以理解,但是你说将自己的事业都拿去抵押,那不就变成了本末倒置?一个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产业,以及一个未知风险的行业。 换作是他,哪怕未知产业的收益有可能高于现有产业,出于谨慎他也决定不会做出舍前者成就后者的行为。

“张伯伯,资金方面……”年轻人侧重的还是院线,不过只要公司的价位不高,他也想一并拿下。 因为青灯娱乐发展到这一步,各种的资源和渠道都可以为他省下很多麻烦。 张明添斟酌片刻,报出一个数字道:“院线加公司四亿,世侄你怎么看?”“张伯伯,我哪里会有这么大笔资金。

”年轻人根本没去考虑,听完当即的摇头拒绝,这个价位已经超出他的承受范围。 “这……”张明添迟疑道。

原本他还打算劝对方跟自己的爸爸或者舅父开口,让他们在资金方面资助一笔。

现在看来,年轻人根本没有这种想法,很可能是想将电影这一行做成自己的事业。

“张伯伯,其实我需要的还是一条院线,电影公司我可以不要。 ”年轻人心中有了计较,知道以青灯娱乐目前的名气,也不可能随便一、两千万就买到手。 既然是这样,倒不如直接将它放弃。 至少剩下的院线报价,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 “为什么?如果收购了这间公司,他可以节约很多时间去发展,而且很多渠道需要你自己去打通。 ”张明添不由问道。

对年轻人来说,青灯娱乐要不要都不太重要。

但是对张明添而言,他还是希望对方接受青灯娱乐的债务。

因为有关青灯娱乐的债务,是叶景诚以私人名义抵押给他的,当初他正是看中这间公司的渠道和资源,没想到现在完全压在自己手上。

换言之,如果年轻人愿意接手,那这笔资金就是由他自己操控。

而南国院线的债务,是属于银行的一个业务,不是他一个人可以拿主意,还需要另外两个股东来协助支配。

“张伯伯,我真的拿不出这么多资金,那只能选择相对重要的一方。 ”年轻人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唉。 ”张明添叹了一口气,他直到自己如果再勉强下去,就会变成对一个后辈的强人所难。 其他的不说,就年轻人的爸爸潘锦溪,舅父孙秉枢就不好去交代。

为今之计,也只能先将院线的债务转让给对方,先拿这笔资金来维持银行的营业状态。 “我想世侄你应该调查过这条院线,名下一共有十五家新式影院,其中原太平戏院跟原新光戏院,以及一家旺角新开的南国影院,都是这条院线名下的龙头戏院。 如果你打算接手这笔债务,我可以代表银行以两亿五千万抵押给你。 ”年轻人伸手打住对方话语,平静的说道:“张伯伯,其实我还有一个疑问。 ”“什么疑问?”毕竟这笔债务涉及的资金过大,年轻人有其他疑问都是情理之中,张明添自然没往其他方向去想。

“我想问张伯伯,这笔债务到什么时候才到期?”年轻人一言点中这笔债务的关键。

“还有一年两个月的时间。

”张明添心中难免失落,他的本意是打算蒙混过关。

但是年轻人问得这么直接,他根本没有办法去回避。 “那恐怕……”年轻人面露为难,说道:“世侄我要再考虑一段时间才可以给张伯伯答复。

”开什么国际玩笑,他需要的是一条院线,而张明添能够给他的,只是一条院线相关的债务,并不是将院线送到他手上。 何况还有一年多的期限,只要叶景诚有能力偿还,随时能把院线给拿回去。 那岂不是他拿出来的这笔钱,只是稍微转了白鸽圈,然后一无所得回到自己手中?而这件事最大的得益者,莫过于继续资金调动的张明添。

年轻人不禁暗骂对方一声老狐狸,他没可能因为叫对方一声张伯伯,就必须不遗余力的去帮助对方。

真把他当成开的善堂?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谁愿意做谁做去。 “张伯伯,我还有其他事需要处理,下次我再约你出来吃饭。

”年轻人看了一下时间,借着事务繁忙遁走。 “哼!这个潘笛生,没想到又是一个想趁火打劫的人。

”张明添猜出对方走得这么快的理由,绝对不是因为有什么急事等着处理,也不是因为不想帮他而回避这件事。

不过是因为张明添添现在有求于人,潘笛生想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等到前者真的走投无路,他这位世侄再出手帮忙。 说不定原本两亿五千万的债务,到时候甚至可以用不到一半的价格拿下,那无论叶景诚到时候有没有能力偿还债务,他都是这件事的最大受益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