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修《原弊》原文及翻译(二)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8-07

欧阳修《原弊》原文及翻译(二)

欧阳修原文:管子曰:仓廪实而知礼节。

故农者,天下之本也。

古之为国者未尝敢忽。

而今之为吏者不然,闻有道农之事,则相与笑之曰鄙。 夫知赋敛移用之为急,不知务农为先者,是未原为政之本末也。

知务农而不知节用以爱农,是未尽务农之方也。 古之为政者,上下相移用以济。 下之用力者甚勤,上之用物者有节,民无遗力,国不过费,上爱其下,下给其上,使不相困。

一夫之力,督之必尽其所任;一日之用,节之必量其所入;一岁之耕,供公与民食,皆出其间而常有余。

故三年而余一年之备。

今乃不然,耕者不复督其力,用者不复计其出入,一岁之耕,供公仅足,而民食不过数月。

不幸一水旱,则相枕为饿殍。

此甚可叹也!夫三代之为国,公卿士庶之禄廪,兵甲车牛之材用,山川宗庙鬼神之供给,未尝阙也,是皆出于农,而民之所耕,不过今九州之地也。 今固尽有向时之地,而制度无过于三代者。

昔者知务农又知节用,今以不勤之农赡无节之用。

非徒不勤农,又为众弊以耗之。

古之凡民长大壮健者,皆在南亩,农隙则教之以战。 今乃大异,一遇凶岁,则州郡吏以尺度量民之长大而试其壮健者,招之去为禁兵。 吏招人多者有赏,而民方穷时争投之。 故一经凶荒,则所留在南亩者惟老弱也。 古者计口而受田,家给而人足。

井田既坏,而兼并乃兴。

今大率一户之田及百顷者,养客数十家。

其间用主牛而出己力者、用己牛而事主田以分利者,不过十余户。 其余皆出产租而侨居者曰浮客。

夫此数十家者,素非富而畜积之家也,其春秋神社、婚姻死葬之具,又不幸遇凶荒与公家之事,当其乏时,尝举债于主人,而后偿之,息不两倍则三倍。 尽其成也,出种与税而后分之,偿三倍之息,尽其所得或不能足。 民有幸而不役于人,能有田而自耕者,下自二顷至一顷,皆以等书于籍。 而公役之多者为大役,少者为小役,至不胜,则贱卖其田,或逃而去。

夫井田什一之法,不可复用于今。 为计者莫若就民而为之制,要在下者尽力而无耗弊,上者量民而用有节,则民与国庶几乎俱富矣!(取材于欧阳修《原弊》)译文:管子说:仓库充实了,人们就会讲究礼节。

因此耕田种地,生产粮食是治理国家的根本。 古代治理国家的人没有敢忽视这一点的,但是当今的官吏们却不是这样,听到谈农业的事便互相嘲笑说粗俗,只知道收缴赋税支配使用是不可延误的急事,却不知道从事农业生产是首要的大事的人,那是不懂的治理国家的主持本末,懂得致力于农业,但不懂得节约用度来体恤农民,这是没有彻底懂得致力于农业的方法。

古代治理国家的人,上层统治者和下层百姓共同付出努力来互相补充。

出体力的下层百姓很勤勉,使用物资的上层统治者有节制,百姓不保留自己的气力,国家不过分耗费,统治者爱护他们的百姓,百姓提供物资给统治者,使(上下)都不相困扰。

每一个劳动力都督促自己一定要完成自己的责任,(官府)节制每一天的用度,一定要衡量自己的收入。 一年种出的庄稼供给官府和百姓,食物都从这里面出来,而且常常有富余的,所以三年便能富余出一年的储备。

现在却不是这样,种田的人,不再督促自己尽力;消费的人,不再计算他的支出和收入。 一年耕种的粮食供给官府才刚刚够,而农民的食物却支撑不过几个月。 严重的,收获的劳作刚刚结束,农民就只能将簸出来的糠麸或秕稗作为食物,或者采摘橡树的种子、存储菜根来勉强度过冬春的饥荒时节。 如果不幸一旦遇到水灾旱灾,就会饿死倒下互相堆积成为尸首。

这种情况很是可悲可叹啊!夏、商、周三代治理国家,公卿士庶的俸禄,兵器,甲胄,车牛等军用物品,祭祀宗庙鬼神的供品都没有短缺,这都是由农民供应的,但是当时农民所耕的土地,不过是今天全国的田地,今天虽然完全拥有先前的土地,官俸,军用,祭祀等制度也没有超过三代。 过去,下懂务农,上懂节用。 当今却让不勤奋耕种的农民供给不知节制的用度,非但不鼓励农民勤于耕植,还以种种弊端去损害农民。 古代大凡身材高大身体健壮的人都在田间劳作,农闲的时候就将作战的技能教给他们,现在却完全不同,一旦遇到灾年,于是各州郡的官吏就用尺子度量挑选百姓中身材高大身体健壮的人,招他们去当禁兵。 官员招人多的有赏赐,而百姓正处于穷困之时争相投军。

所以,一遇上凶年荒灾,那么留在田地的,只有老弱之人了。 古代根据人口分配田地家庭充裕,人民富足,井田制度废除后,兼并土地的风气才盛行起来,现在大田地达到一百顷的,就会有十家佃农,他们中间使用主人的牛,自己出力耕种,或使用自己牛种的主人的田从中分成的,不过十余家,其余的需交付租金,且从外地迁移来的人叫做浮客,这几十家人从来都不是富裕而有积蓄的人家,一年中还要备办春秋两季的神社及婚丧嫁娶等事,假如不幸遇上荒年和政府的差役,正遇上他们穷困的时候,便只好向主人借债,而在以后偿还的时候利息不是两倍就是三倍,留出种子以及上交赋税的剩余,所分给相应人的物品是日常食物的三倍的价值,他们的全部所得有时用来还债都不够。

百姓有幸不受别人的役使,有自己的田地可以耕种,从两顷到一顷,都按等级登记在官府的簿籍中。 而官府的差役,多的为大役,少的为小役,至于承担不起的人,只好贱价卖掉他的田地,或外出逃亡。 实行井田制,抽取十分之一税法的方法不可能在今天重新实行,今天不如根据民众的生产能力而作出规定,目的在于使下层人民能够努力生产,没有侵害他们的各种弊端,上级的官员能够体谅民众的生产能力节制费用,这样民众与国家才有希望富裕起来。

相关练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