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良之台湾幽禁生活及言论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8-09

张学良之台湾幽禁生活及言论

  张学良之台湾幽禁生活及言论  1946年11月1日,张与赵一荻被送达台北松山机场,在台湾继续软禁,限制人身自由。

隔日就转移至新竹县五峰乡井上温泉。 1949年,先搬至高雄寿山,隔年又重返清泉温泉,直至1958年。

直到1957年10月,张移至高雄西子湾。   1957年初,张尊蒋之命开始撰写回忆录,4月22日完成,命名为《杂忆随感漫录》。 该文中,张指责中共包藏祸心,别有所图,赞扬蒋在西安事变中刚正严厉,自贬行动鲁莽,思想幼稚,可耻而又可笑。

稿件上交时,张复函称本人对稿件并不满意,还请上峰修改指教。 5月5日,蒋高度评价这本回忆录,并亲自对稿件做了修改,要张亲笔再抄一份。

5月10日,张收到退回的修改稿件,按蒋要求开始抄写,稿件改名为《西安事变反省录》,内容并无重大变动。 7月14日,张将《西安事变反省录》抄写完毕。   8月3日,他在报上读到一个东北旧友的反共谈话,想模仿着写一篇文章,请刘乙光代其向上峰请示并获准。

8月4日,张开始动笔,并将文章名称定名为《坦述西安事变痛苦的教训敬告世人》。 8月26日,文章写成,签名后交给刘乙光。

在该文中,张称蒋是现代对共产主义斗争中唯一的有明见、有经验、英勇果毅、不屈不挠的一位老战士,称自己过去是受了欺骗,受了愚弄,受了利用,已经彻底觉醒,因而要竭尽绵薄,现身说法,对共产主义者实行口诛笔伐。

9月2日,蒋经国阅后表示甚为感动,已呈老先生矣。 ()  11月23日,蒋在大溪召见张。 张向蒋检讨说:我先前一直存着一个幻想,误认共产党也是爱国分子,希望国共合作了救中国。 我是幼稚愚鲁,我不怨恨任何人,只恨我无识。 蒋谈到西安事变,声称西安之事,对于国家损失太大了。 张在日记中称:我闻之甚为难过,低头不能仰视。 ()  12月7日,张致函宋美龄,称起居饮食,一切舒适,惟当前国势艰难,同胞多处水深火热,而张蒙此优厚待遇,实感不安,不知何以报国。 蒋氏父子先后接见,使张心头升起希望。 据看守张的人回忆,当时张以为要放了,那兴奋的样子,真是手舞足蹈。

  1959年7月25日,张与宋美龄长谈,宋美龄称:你的问题,时间还要久啦。 须要有忍耐。

我人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愿多作祷告。

自此,张对自由不再抱幻想,也不再撰写回忆录,或者发表检讨自己历史或者批评中国共产党的言论。   ()  1961年,开始解除管束(即软禁),可以外出旅行、购物、上馆子和会客,但皆需事先请示且受到监视。

  1964年7月1日,台北《希望》杂志刊登《张学良西安事变忏悔录摘要》。 西安事变忏悔录,底下署名张学良。

内容为蒋经国定稿的《西安事变反省录》。 张读到后立即给蒋中正写信,声明这东西不是我发表的,谁发表谁的责任。

蒋中正为此非常生气,结果《希望》杂志被查禁。   卜少夫称:西安事变发生时,张三十六岁。 张在回忆录提及:我的事情就只到三十六岁,以后就没有了。 回首一生,张自问做了最错的事,就是在西安事变中,姑息了共产党。

往后数十年,隔岸目睹中华民族尽历空前的苦难,张氏最是羞悔。 [  更多人物信息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