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4章 4炭王回归,九天炼神诀在线阅读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5-27

正文 第244章 4炭王回归,九天炼神诀在线阅读

正文第244章4炭王回归,九天炼神诀在线阅读-老哥读小说网||--正文第244章4炭王回归七日后,总督府。

“大人,叶长生今早离开六合城,返回三水镇了。 ”书房里,一名属下禀告道。 彭子芳如释重负,这七天来,叶长生的足迹踏遍了发生战斗的几个郡城,弄得各个郡守紧张不已。

最惨的就是北安郡的郡守何进,他的手下忙着趁火打劫,却被叶长生在码头上堵个正着。

三十多个官兵,大庭广众之下,被叶长生打断双腿,跪成一排。 白发长生之凶名,震动北安城!现在好了,这个混不吝终于回去了,大家都可以消停了。 彭子芳忽然想到什么,好奇问道:“他身上那件血衣,换下来了吗?”那位属下急忙道:“换了,头发也洗干净了。

”这位属下的想法和总督大人一样,大概叶长生脱下了那件血衣,就代表着过去的事情翻篇了。

不过也确实该翻篇了,因为大局已定。

三水镇的八家权贵,六合城的十二家权贵,同时派出府中武士,组成了联军。

在过去的七天里,联军收复了叶家的码头,神光堂的武士几乎被杀光了。 省城这边,那些曾经下跪求饶的权贵们,已经将大笔的赔偿金送到了三水镇。

总督府粗略估计了一下,不包括天宝阁折算给严如意的两成股份,这些赔偿金加起来,至少有上千万两之多!这么一大笔钱,足够问剑堂抚恤死难者,修建码头和船队了。 经此一战,神光堂彻底陨落,数百年的工坊毁于一旦,八家门店也即将被问剑堂接手。 门店不足惧,有钱就能开起来,然而数百年的工坊区,修建起来却至少需要十年。

即便铸剑工坊能够修建出来,可那些匠师和铸剑师又去哪里找呢?要知道那些人的存在,才是神光堂仰仗的真正的根基。 只可惜,这些人被叶长生的一把火,全部烧死了。 如今整个九风行省,成规模的铸剑工坊,只有三水镇的问剑堂了。 问剑堂一家独大,已然立于不败之地。

无论谁掌控了行省,都无法忽略问剑堂的存在。

经历一番血的洗礼,问剑堂变得更加强大了,并且在三川联盟和六合联盟的扶持下,变得更加强势起来。 至少今时今日,总督彭子芳已然把叶长生当成了一个人物,起了忌惮之心。 来自京城的一封邀请函,此刻就躺在彭子芳的书桌上。 这是皇家兵造局发出的邀请,有意聘请叶长生为皇家顾问,并且邀请他前往京城。 这封邀请函,是太子殿下给叶长生的贺信,也是给叶长生的奖励!叶长生一旦进京,必将一飞冲天,傲视九风行省。 彭子芳又是嫉妒又是感慨,不禁看了一眼书桌上的白玉飞鹰。 展翅高飞的龙鹰,不正是今日的叶长生?……三水镇,问剑堂大门前。

蒋学农拄着拐杖,望着大门上的牌匾,不禁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见字如面,公子当年音容笑貌,在他的记忆中那么生动,那么鲜活,就像是在昨天。 叶向西站在蒋老的身边,同样仰望着牌匾,心中涌动着无法言喻的豪迈。

他虽然错过了问剑堂和神光堂的这次大战,但作为叶家的情报负责人,他知道的事情甚至比那些亲历者还要多。

而他一手组建的情报网络,也在叶家的反击战中,发挥出巨大的威力来。 问剑堂又迈过了一道坎儿,公子问剑天下的梦想,他们的梦想,又向着现实迈进了一步。

今日炭王的回归,无异于是一个美妙而又生动的注解。

问剑堂大总管马黎明,带着众人走上前来,激动得躬身行礼:“见过蒋老!”蒋学农急忙回礼,他那沧桑的视线扫过众人,很快就看到几张熟悉的面孔。 廖长海,叶向北,于金平,他们和他一样,眼角闪动着泪光,激动的心情尽写在脸上。

蒋学农呵呵笑道:“各位不要管我这个老朽了,就让老朽亲眼看一看,公子和小公子,还有各位创下的这番基业。 ”说着话,他拄着拐杖,走进了问剑堂的大门。 平整的街道,高大而又整齐的建筑物,层层映入蒋学农的眼帘,让老人家又是激动又是震惊。 他怎么也没想到,公子和小公子的问剑堂,竟然有如此大的规模。

而在工坊区的外围,还有一些工地正在忙碌之中,无不显示出小公子的抱负和野心。 再看那些忙碌的学徒和匠师们,昂扬,自信,严谨,好学。 再看那些正在运转的工坊和铸剑师,虽然工具有些简陋原始,但却有着清晰而又顺畅的流程,这让蒋学农又是熟悉又是陌生。

问剑堂,依稀有着南枫一脉的影子,而这影子,却正被一种全新的东西所替代。 蒋学农很难描述自己的感受,心情有些复杂,交织着惊喜和失落。 问剑堂,已经被小公子注入了灵魂,注入了新鲜的血液,正在发生着前所未有的蜕变。

兴许用不了多久,枫城叶家留在问剑堂身上的痕迹,将会彻底被抹去,一丝一毫都不会再剩下。 这当然是一件好事,问剑堂的蜕变,意味着小公子的蜕变,这是任何一个伟大的铸剑师,都注定要经历的历程。 蒋学农的失落,只是源于对昔日南枫一脉的追忆,可人,总是要向前看的。 蒋学农也在暗自庆幸,他终究还是来了,终究还能见证这场伟大的蜕变。 他这个昔日南枫一脉的炭王,也终于再次有了用武之地。

他甚至能看到,因为自己炼制的木炭和焦炭,问剑堂的铸造工艺,大大提升了一个台阶。

那一把把利剑,也将在他创造的火焰中,被赋予无以伦比的生命和灵性。 蒋学农心怀激荡,看着一架轮椅,不急不缓向着自己驶来,他的心情越发激动,眼泪夺眶而出,在脸上深深的沟壑中流淌着。

泪光中,轮椅上清秀的白发少年,越发清晰,直到占满他的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