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凡间来 三百五十三章 仙圣大名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8-11

我从凡间来  三百五十三章 仙圣大名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当前位置:>>我从凡间来三百五十三章仙圣大名作者:书名:类别:更新时间:字数:铁大刚一迭声应了,冲许易道,“行了,不和你说了,等我好消息哈。 ”说着,不待许易回话,便切断了联系。 许易捧着如意珠,心中不知是何滋味,他在意了,别人未必在意。 以前的铁大刚不是这样的,那是过命的交情,奈何岁月。 他也理解,但难以释怀。

他期待不变的,终究还是变了。 忽的,脑海中猛地闪过一丝灵光,他终于明白荒魅为何建议自己往回走走。

随着修炼的进行,遇到的争斗越来越高端,往往一掌一剑,便能撼碎山河,许易发现自己的心肠越来越硬,触动越来越少。 而如今,才回走了几步,便生出这许多感慨。

证明他的心境在发生着变化。

这是可喜的一步。 在南院凭吊许久,许易来到一座雪峰,泡进了雪峰中的一个温泉汤池中,池子早没了以往的灵力,只有些温热,更没了宣冷艳,甚至连那只大鸟的踪迹,也寻不到了。

迷迷糊糊在温暖的汤池中睡了一觉,许易离开了北洲,他不打算继续走下去了,更没打算回那个破碎的玄清宗,径直返回了西洲,先去教宗那边应了个景,后又回到祖廷。

他回来的第三日,钦天监监正宋元,面有疲色地找来,“启禀许长老,空间节点找到了,星空令牌和空间梭也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恕我直言,你去的那个地方,和四大洲世界比起来,简直就是一粒尘埃,这样的尘埃,你即便是去了,也绝对不可能有什么收获的。

另外,您的力量太强,那个世界恐怕无法承担,所以,您千万不要动用法力,否则那个世界会有崩溃的危险…………”一通交待后,他送上一枚须弥戒,为许易出行备下的物品,皆在其中。

许易接过,郑重道谢,宋监正告辞离去,宋监正才返回钦天监,便有一道影子闪入了他的私密公房,不多时,溜了出来,随后,宋监正也离了公房,将入冬的时节,他却满头大汗。

……“靖南王世子到,靖南王世子代靖南王及靖南王府,献圣寿丹一粒,千年阴极草三株,龙凤活玉一对,赤阴玄蛇瞳一只……为老祖圣寿贺!”“平西王世子到,平西王世代平西王及平西王妃,献暖玉丹三枚,极品福寿莲心一株,仙圣真迹半页……”宽八丈,高三丈的宽阔门帘,本就辉煌而威严,今日却被装饰得一片大红,极是喜庆。 各路贺客,将袁府前的大街堵得水泄不通,一直绵延出十余里,蔓延到了临街上去了。 地位不够的,即便是送来了贺礼,也休想有被唱名的机会。

当唱到“仙圣真迹”时,整条街的人都轰动了,门中迎出个管家模样的富态中年,步履匆匆冲了出来,高声道,“仙圣真迹何在?”一脸冷傲的平西王世子,举着一个宝盒,“在此!不过,我要亲自献给老祖!”富态中年慌忙将平西王世子迎入宅中,笑道,“还是二小姐有孝心啊,能弄到这等宝物来孝敬老祖,世子这回定然要拔头筹了。

”“呸,老不死的,怎么还不死。

”袁宅斜对面百余丈外,一个寒酸小酒馆的胖掌柜嘀咕一句,透过西侧的木窗,往外啐了一口。 “店家好像对袁家不满?”店中沿街门坐着青衫青年,是店中唯一的客人,忽然抬头说了一句。

这一句话出,听在胖掌柜耳中如同霹雳,他慌忙抢过来,便要伸手捂青衫青年瘦硬脸上的嘴巴。 奔到半途,胖掌柜忽然定住脚,嘟囔道,“你要找死,尽管大声,反正我没说什么,不怕你污蔑。 ”青衫青年笑道,“放心,我不会告发你,因为我对袁家也有些不满。 ”他并未收敛声音,只吓得胖掌柜,冲过去,赶忙闭了街门,瞪着青衫青年道,“你纵是要作死,可别拉扯我。

”青衫青年道,“我知道,我小声些便是,实不相瞒,我早些时候和袁家结仇,已经多年没回来了,却不知这袁家怎的生发成了这样?再说,袁家如此声势,又怎么可能和你结怨?”胖掌柜压低声道,“你非问这个作甚,去去去,今天小店闭门谢客,不要钱,赶紧走。

”青衫青年道,“这话怎么说的,哪有赶客的道理,成成成,我不问你和袁家的过节,就问你袁家怎的成了这样,不知那袁青花还活着?”话至此处,青衫青年的身份已明,正是许易。

此间已是大越之界,如果他在大越之界,还有留恋之人的话,只能是袁青花了。 昔年,他尚微末时,便结识了袁青花,论时间之早,还在晏姿之前。

后来,袁青花作为他的大管家,随他辗转数地,不离不弃。

及至,他后来突破大越之界,回来接走了晏姿,而袁青花自忖不是修炼之才,便留在了此间。

许易临去之时,也作了妥善安顿,料来能保袁青花一身平顺。 此番重回,屈指一算,已近一甲子,袁青花若是活着,已近百岁了。

若袁青花是普通人,许易怕也不报希望了,而这袁青花虽是末流修士,连气海境都不曾修得,但得了许易给予的许多资源。 用来填补身体,百岁的寿命,并不稀奇。 他没刻意打听,只看捕捉市面上的信息,便找到了袁青花的居所。 才一寻到地头,他便怔住了,袁府这排场,怕是连王侯也比不过吧。 他来是找袁青花叙旧的,既然人家有大喜事,如此喧闹场面,他等过今日再去也不迟。

故而,就寻了这间距离袁府不远的小酒馆,要了二两小烧,一盘盐水花生,自斟自饮,静观街市上的喧闹。 听许易不再打听他和袁家的龃龉,胖掌柜放下戒心,抹一把额头的汗液,在许易对面坐了下来,“其实我也看出来了,你肯定是修士,不然就凭你的模样,不过二十来岁,根本不可能不知道袁家为何发迹,因为袁家发迹,应该是快六十年前的事儿了。 仙圣大名你总该听说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