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初姣姣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03

月初姣姣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云锦首府宋风晚吐得脸色发白,背靠着沙发,抱着水杯,呷了口热水,才把胸胃部的恶心感压下去。 她余光瞥了眼段林白,瞧见他坐在一张单人沙发上,视线却紧迫盯着自己,她尴尬得咳了声……那眼神似乎在看什么稀有生物,好像根本不认识她一样,她下意识扯了下腿上的毛毯,往肚子上遮了下。

被看得难受了,刚想出声,傅沉已经坐到两人中间的位置。 “还看?”“我就是觉得……”段林白声音顿了下,“很神奇。 ”其实他很想说:傅沉很禽兽!他还想着,就宋风晚这年纪,他孩子怕是他们这堆人里最小的,没想到并不是,居然比寒川还早。 不过此时在他地盘,这种话说出来,怕被打。 “怀孕有什么神奇的,又不是没看过。 ”余漫兮孩子都生了,他有必要这么唏嘘?难不成他和晚晚有孩子,很奇怪?“这是好事啊,你干嘛不说,还藏着掖着。 ”段林白不解,要是他和许佳木有了孩子,他恨不能普天同庆才好。

“想等三个月稳定后。

”宋风晚解释。

段林白也知道有这个说法,点着头,“傅三,你说我平白无故给你背黑锅,全网都说我要做爸爸了,这个干爹我不想做都不行。 ”“干爹是吧。

”傅沉抿了抿嘴,朝他勾了勾手,“你跟我来书房,我们单独说。 ”段林白以为自己做干爹有戏了,立刻跟了上去。 宋风晚眯着眼,温吞得喝了口水,不知道段林白为何热衷于做干爹这种事。 *书房内段林白进去的时候,看到傅沉正拿着钢笔,在一张白纸上草拟着东西。

“做干爹,需要这么正式?还怕我反悔?你放心,就我们俩的关系,你儿子就是我儿子,你闺女就是我闺女。

”“你不够意思,这么大的喜事,都不通知我们哥几个。 ”“我就说嘛,最近怎么总见不到小嫂子……”段林白又拿了个橘子,刚塞了个橘瓣到嘴里,就听到傅沉说道:“他们几个都知道,只有你不懂。

”某人一怔,咬了口橘子,酸的。

还有种子!真特么硌牙!他吐了口中的橘子,“斯年知道我能理解,京寒川是怎么知道的?你们该不会私下都交流了,就瞒着我吧,你几个意思啊?”“不把我当兄弟啊!”“这件事你不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咱们的友情就要走到尽头了!”傅沉撩着眼皮,瞥了他一眼,“寒川猜到了,我以为大家都知道了,没想到你还不懂……”“怪我吗?”段林白满嘴的酸涩味儿。

这厮是什么意思……反正就是说他笨就对了。

“过来吧,把这个签了。

”傅沉将纸笔推过去。

段林白走过去瞄了眼……【保密协议】我去,这特么什么鬼东西。 我段林白保证,不会把宋风晚怀孕的消息泄露出去……如有违约,需要支付傅沉与宋风晚精神损失费……落款人签字:这栏空白。

“傅三,几个意思啊?不信我?”“我觉得落实到合同上,更有保障。 ”段林白除却喜欢许佳木,就是爱钱,这笔费用极高,他就是想大嘴巴对外说,也得掂量着来。 大家都是商人,比起口头协议,更注重契约精神,段林白也是如此,白字黑字落实,对他才有约束力。

“我要是不签呢?”“那我就把你初夜的事……”“卧槽,你特么给老子闭嘴!”段林白炸毛了,差点把橘子甩在他脸上,这臭不要脸的。

傅沉手指叩着桌子,好整以暇盯着他,“你的黑料,我手里很多,真的不签?”“你这是霸王条款。

”傅沉耸肩,一副你奈我何的表情。 段林白咬了咬牙,实在没法子,只能抓着笔在上面签了字。 傅沉拿着协议,还检查了一番。 “那个记者的事,你打算怎么处理?”“先找人查。 ”段林白耸肩。

“要不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好了。 ”段林白挑了下眉,“你?”“嗯。

”傅沉将协议收好,直接塞到了一侧的保险柜里,惹得段林白直蹙眉,需要塞保险柜?难不成他还会去偷?这么不信任自己,“不是不信你,而是这协议很值钱。 ”段林白没作声,“你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了?还是你猜到背后是谁了?”“有些端倪,有待验证。

”段林白盯着他,试图从他脸上看出一些什么。 傅沉只是压着眉眼,冲他笑着,手指不自觉的拿起一侧的佛珠,下意识盘着,眼尾似乎压着笑,透着些许邪肆。

惹得段林白后背一凉。

这丫的到底是算计上谁了。

傅沉最近心情本就不大好,毕竟某个小家伙来的不是时候,害得他遭受了不少冷眼,就连乔西延打电话来问候情况,语气也是有点不悦的。

这件事的确是他考虑不周,只能挨了受了,可是心口这团邪火却始终没地方宣泄,段林白的这件事,恰好就撞了过来。

“你到底盯上谁了?”段林白倒不是不信任傅沉,而是现在他要动许家的谁?“现在许家和寒川关系特殊,你得想好了,别到时候弄得兄弟难做。 ”段林白没直接冲到许家,也是顾忌着京寒川,毕竟许鸢飞是否涉及其中,她所处位置都会很尴尬。

“我知道。

”他能想到的,傅沉自然也会考虑进去。 不过傅沉说他帮忙,这件事自然会处理好,就是不知道他到底盯上谁了,也不知谁这么倒霉。 段林白思忖着,漫不经心塞了个橘瓣到嘴里……酸得牙疼!*出了云锦首府后段林白驱车回家,心底还一肚子怨气,甚至打电话找京寒川询问,他对宋风晚怀孕的事,是否真的知情。

得到的结论居然是:【所有人都知道,就他一个二傻子。 】某人炸了,回家之后,还气势汹汹把许佳木拉到一边询问,“你为什么不把小嫂子怀孕的消息告诉我!”许佳木还以为他出什么事了,气哼哼的,甚至一度怀疑,是不是他们家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你都不知道,今天小嫂子说怀孕的时候,我多像个傻子。 ”“而且寒川他们都知道,这特么就瞒着我一个人啊,我有那么大嘴巴?什么事都往外说?我也是很有原则的人啊。 ”“你都不知道当年傅三和小嫂子恋爱,我口风多严,现在这么不信任我?”其实当年段林白因为要帮他们保密,差点没憋死!许佳木看他说完,脸都气红了,抬手给他顺了顺后背,“说完了?”“嗯。 ”“其实怀孕是个人隐私,晚晚自己不说,我也不可能向外人透露。

”许佳木说得格外认真,可是这话实在戳心……什么叫外人?我们都那个什么过了,你把我当外人。 不过你是医生,有职业操守,我能理解,“除却这个,还有别的理由?”许佳木眯着眼。 “那是三爷的媳妇儿,人家怀没怀孕,和你有什么关系?瞧还把你急上了。 ”段林白一口老血卡在嗓子眼,差点没呕死。

堵得他半天没蹦出一个字。

亲媳妇儿没错了!**而此时的云锦首府内宋风晚正缩在书房沙发上,翻看着严望川送的设计书,余光时不时瞥向正在办公的傅沉。

总觉得他今天不太对劲,盯着电脑屏幕,眼冒绿光怎么回事?这个老狐狸是在算计他的竞争对手?宋风晚伸手揉了揉肚子:她还是希望自家宝宝能单纯点,千万不能遗传了他爸。 ------题外话------三更结束啦~大家看完别忘了打卡投票票呀,存稿真的存得头秃o(╥﹏╥)o**傅宝宝不能学你爸听到没。 傅宝宝:学妈妈?我:你妈妈貌似……傅宝宝:那我该学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