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机飞播市场研究报告:市场短期内难有突破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6-16

无人机飞播市场研究报告:市场短期内难有突破

  飞播是指利用飞机或直升机、从半空进行种子或草籽的播撒,主要应用于荒漠化和沙化防治。

  1956年3月,时任广东省委书记、省长陶铸提出了用飞机撒播树木种子造林,加快荒山绿化的设想,。 随后,湛江市吴川县率先进行了飞播造林试验,拉开了我国飞播造林的序幕,也为造林绿化提出了一条全新的途径。

  在飞播造林试验逐步成熟后,1979年,我国开始尝试飞播种草。 此后的40年间,我国大部分地区都曾推行过飞播造林种草项目。   相比人工种植,飞播造林种草拥有着作业快、范围广、效果好等优势,在治理草原生态和植被恢复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也成为了我国生态环境治理和遏止水土流失的重要途径。

  2005年3月23日,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曾发布了《飞播造林技术规程》,对飞播技术进行规范化。   截止2006年底,全国累计飞播种草总面积达万公顷,累计投资亿元,平均一亩地的飞播费用约为19元。

经过多年的发展,飞播种草工程在各地卓有成效,然而国家层面的需求却呈现出逐年下降的趋势。   七五期间,全国完成飞播种草任务91万公顷,八五期间仅为万公顷,九五期间为万公顷,十五期间再次下降至万公顷。

  在林业局十三五发展规划中,飞播种草不再被提及,飞播造林的需求仅为34万公顷。

2017年,全国飞播造林总面积为万公顷(万亩),占全国造林面积的%。   2016年,中央停止了对飞播种草项目的财政支持,各地按照生态治理的需求自行启动飞播招投标,由地方财政进行拨款,以支持在适宜区域开展飞播种草。   飞播造林:多旋翼无人机是否能取代传统固定翼  在多旋翼无人机介入之前,执行飞播造林种草作业的主角。 据相关地方政府门户的新闻报道,运-5是目前国内使用频率最高的农林用飞机,有空中拖拉机之称。   在库布其沙漠腹地,一架飞播造林用的飞机飞向沙海  使用运-5飞机进行播撒,每架次可载种子或草籽800公斤,一架次可作业面积15,000亩。 若不受空中管制和天气影响,一周内可完成120万亩播撒任务(日均17万亩)。

  不过近年来,四川、陕西、河南等省份开始尝试采用直升机进行飞播。 相比大固定翼的运-5,直升机单架次的效率较低,但其最大的优势是节本增效,适合远离分散和不规则中小地块作业。   2015年,河南省首次在省内采用直升机进行飞播造林,取代用了将近30年的运-5。

直升机在河南省的首次飞播共飞行45架次,播种4500公斤,飞播面积2万亩。   知名无人机企业大疆创新在2017年发布的无人机播撒系统,将植保无人机播撒这一概念再次推到媒体与公众聚光灯下。

相比载人的大固定运-5和直升机,载重仅为10公斤左右的多旋翼无人机,优势与劣势都十分明显。

  受限于载重、播幅、电池等客观条件,现阶段的多旋翼无人机在效率上难以与载人飞机对比。

但在小面积作业上,多旋翼无人机在精度上有一定的优势。

作业面积在1000亩以下,那价格低廉的多旋翼无人机才能具备成本优势。   极飞科技在2019年发布了播撒系统,无人机播撒似乎有再次复兴的趋势。 但目前各地的飞播造林种草项目的招标,几乎都是围绕着载人飞机的性能参数进行设置的。   2017年甘肃省的一份招标要求中明确到,飞播种草要求播种量1公斤/亩,每平方米落种50粒以上,播幅40米,航高60米。

新疆乌鲁木齐执行飞播种草作业时,最适宜的作业高度为100米。   目前,多旋翼无人机的播幅仅为2-8米,默认最大高度15米,最高可调至30米,暂时无法响应飞播造林种草的招标需求。 水稻直播:技术路线竞争的市场  受限于载重、播幅、电池等客观条件,现阶段的多旋翼无人机在效率上难以与载人飞机对比。

但在小面积作业上,多旋翼无人机在精度上有一定的优势。 那在水稻种植、农业追肥等一般农业生产环节,多旋翼无人机能成功PK掉地面机械,还有传统的作业方式吗?  目前,国内种植的约4亿亩稻谷,种植主要分为移植(插秧)和直播两种方式。 其中,70%-80%的水稻田采用移植的方式进行播种,采用直播的占比不到30%。 使用无人机进行水稻播撒,属于水稻直播的一种方式。   水稻直播,是指把发好芽的稻种直接洒在处理好的稻田里,俗称打撒谷,其优点是秧苗不易出现返青。

相比插秧,直播田的发棵率低(产量低),需要的肥料比插秧田多,成本也相应增加。 由于秧苗的抗风性较差,受制于南方雨水台风天气,水稻在抽穗后植株易倒。

直播田种子也容易分布不均,空白处会滋长杂草,植株密度过大的田块则容易造成减产。   总体而言,直播水稻有优势,但不利于长期管理,后期维护的成本更大。 使用无人机进行水稻撒播,是近年来发展起来的一种水稻直播新方式,但短期内也难以助力直播田成为主流的水稻播种方式。

  目前的水稻直播,大部分采用的还是地面机械或是人工播撒方式。

以现有4亿亩稻谷的规模预计,播撒无人机的理论市场规模最高可达亿亩。

以一亩作业价格8元的方式计算,理论上无人机播撒可以创造10亿元产值。

  而无论是采用人工、地面机械或是无人机进行直播,都仅仅是在水稻直播第一个环节的工具革新,并非直击目前水稻直播所面临的核心痛点。

  规模预测:市场短期内难有突破  极飞在2019年发布播撒系统时,宣称要撬动万亿飞播市场。 这一提法与此前极飞在物流无人机、植保飞防无人机、农田摄像头、航测无人机、地面机械等领域的对外口径一致,难以作为市场前景判断的依据。   据国家林业局数据显示,我国天然草原的面积高达亿公顷,但从1956年首次尝试飞播种草到2018年年末,政府累计招标投资不到15亿元。   中国政府采购网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共有接近30个飞播招投标项目,项目总金额从十万到数百万不等,一般为地方农业局发布招标信息,主要需求为飞播造林。

所有投标项目累计后,金额总计在3000万元左右。   适合播撒的固体农药剂型,也属于农药市场上的少数者。

我国目前使用最多的剂型是乳油、悬浮剂、可湿性粉剂等剂型。 粒剂的持效期更长,可以减少施药次数,但制造成本高,不适合地上病虫害的防治,对环境也有更负面的影响。   根据农药加工技术以及农业种植的需求,农药制剂应该向着溶剂低量、低毒化、水基化、缓释化、使用简单化方向发展。

因此,固体药剂的市场在未来会进一步收缩。   那么在小型无人机播撒技术+资本的推动下,这个市场会即将进入快车道,并迅速成长为万亿市场的规模吗?真实情况值得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