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尊九天:阁主夫人太嚣张墨锦夜,慕云岫 赏析句子要点步骤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08

凤尊九天:阁主夫人太嚣张墨锦夜,慕云岫 赏析句子要点步骤

《凤尊九天:阁主夫人太嚣张》主角墨锦夜,慕云岫,是苏茶最新完结的穿越小说,墨锦夜,慕云岫小说讲述了一朝身死,意外魂穿,医毒双绝的职业杀手变成了毫无灵力的废材一枚。

别人穿越宝器开挂金手指,华丽逆袭闪瞎眼,而她实力不足是硬伤,猥琐发育顶风浪。

无耻,撒泼,耍赖皮,撩个美男想要跑,一不留神被套牢。 某人嬉笑:“我就这么随口一说,你就这么随便一听,大家都是成年人,别这么开不起玩笑行不行?”美男挑眉:“本尊可不是随便的人。 ”精彩章节“慕云岫,你还想耍什么花招?”南城连珏皱了皱眉,显得有些不耐烦。 白映雪也道:“云岫姐姐,你做下这等丑事,再如何狡辩也是没用的……”“是么?”慕云岫一改刚才的娇弱表象,嘴角微扬,笑容中带着一股莫名的自信和不屑的嘲弄。 装了半天可怜还真是累,既然白映雪已经把手里的牌都出完了,也是时候该翻盘。 “父亲,世子,想必你们一定很想知道,我失踪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慕云岫清冷的目光环顾了一下四周,双手环胸,气定神闲的开口,“其实我是被人绑架到了郊外,若非一位大侠出手相救,我只怕早就命丧黄泉了。 ”“绑架?云岫姐姐,没想到为了脱罪,你连这种谎话都编的出来!”白映雪咬了咬牙,脸色变得有些难看,难道,慕云岫这个贱女人,真的打算把之前的事情抖出来?不过即便她敢说,也没关系,无凭无据,没有人会相信她说的话!“我知道你们不信,所以我带来了证人。

”慕云岫一派轻松的笑了笑,转过身,仰着脸对着不远处的一颗古树喊道,“下来吧,大侠。

”话音落下,一袭黑影跃然而起,稳稳的落在了慕家门口的石狮子上。

对方双手环抱着一柄长剑,半黑着面孔,显然是很不情愿。

他叫流火,本是墨锦夜派来监视和保护慕云岫的,没想到却被发现了。

“大侠,既然来了,就给我做个证吧,我说的是不是真的?”慕云岫笑眯眯的走过去,两手背在身后,暗暗朝着他挤了挤眼。 其实他的气息隐藏得很好,一开始慕云岫并没有发现流火的存在,只不过身为一个杀手的职业习惯,她稍微留意了一下。 而且,直觉告诉她,那个美男之所以会轻易放她离开,是因为她有利用价值,他绝不会让她摆脱他的掌控。 所以,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派个人暗中跟着她。

流火旁观多时,也大概知道了来龙去脉,保护慕云岫的安全是他的职责,没办法,只能帮她圆这个谎。

“慕小姐所言不假,我确实是在城郊从一帮绑匪的手中救下了她,这几日,她就在我处养伤,同行并无其他男子。 ”好个慕云岫!还真是小瞧了她了,竟然不声不响的找了个帮手!白映雪故作惊讶的打量了一下流火道:“云岫姐姐,你到底是勾搭了多少野男人?怎么又突然冒出来一个?”南城连珏也跟着开口:“随便找个男人串通好就想诓骗本世子?慕云岫,你真是好大本事!”他说完,目光一寒,下令,“来人,把他抓起来,本世子要严加审问!”“看来我的话不够分量!”流火脸色发沉,捏起一枚玄铁腰牌扔了过去,“那这个,够不够证明我说的话?”南城连珏接住那枚腰牌一看,面色顿时大变,一脸的难以置信:“天,天鋆阁!阁下是天鋆阁的人?”此言一出,在场所有人一片哗然。 天鋆阁,这在整个西泽大陆绝对是神秘而又令人向往的一个存在。

传说千年以前,魔皇降世,涂炭生灵,正是天鋆阁的澜沧圣尊以一己之力诛灭了魔皇,还以西泽千年来的安宁。

从此之后,天鋆阁世代承袭,培养无数精英灵师,一直默默的守护着西泽的和平,以防魔族入侵。

在世人眼中,天鋆阁就是西泽的守护者,他们不受任何国家的约束,不参与任何一方的势力,各国对其都十分的敬重。

不过,天鋆阁行事向来低调,踪迹难寻,极少露脸,没想到,今日却在小小的莫安城见到了天鋆阁的令牌。

别说寻常百姓,就算是南城连珏也诚惶诚恐。

慕云岫早就猜到美男的身份不一般,只是不知道他竟然是天鋆阁的,看来这回,她是押对宝了!“世子可还要审问在下?”流火手腕一抖,将令牌拿回,脸上摆出拽拽的表情。

南城连珏回过神来,态度立马恭敬了几分,忙客气道:“是本世子失礼,唐突了阁下。 既然是天鋆阁出手相助,本世子自然不敢有所怀疑,看来此事,确实是个误会。

”没想到,慕云岫这个废物,也不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这些年他延庆王府曾多次派人寻找天鋆阁的人脉,希望能得到一定的支持,但至今无果。

今日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能接触到天鋆阁,无论如何都不能错过。 流火似乎早已看穿了他的心思,眼皮都没抬一下,冷淡道:“慕小姐我已平安送到,你们的家事我不掺合,世子好自为之。

”“阁下请留步!”南城连珏见对方要走,忙赶紧上前讨好道,“家父延庆王仰慕天鋆阁多时,阁下救了本世子的未婚妻,我们延庆王府理当酬谢,还请阁下赏脸到王府一叙……”慕云岫撇了撇嘴,不屑的嗤笑。

堂堂延庆王世子,为了给天鋆阁当舔狗也是拼了,真塔玛凑不要脸!“不必了,在下还有要务在身,告辞!”流火半句废话也没有,回头看了慕云岫一眼,连抱大腿的机会都不会南城连珏,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房顶。

不过慕云岫很清楚,他并未走远,应该还藏在附近的某处。

“世子,天鋆阁一向神秘,哪有那么巧就在郊外的断崖让慕云岫遇见,此事十有八九是她自导自演的一出戏!”白映雪万万没想到半路会杀出一个天鋆阁,而南城连珏的表情明显是动摇了。

她咬着牙,提醒南城连珏,可千万不能功亏于溃。 真是恶人先告状!说到演戏,她哪比得上她白映雪?“映雪妹妹。

”慕云岫转向白映雪,笑眯着眼眸,隐隐透着一股狐狸般狡黠的光,“方才,大侠只说在城郊救了我,可没说在断崖,映雪妹妹你是怎么知道的?莫非,那些劫匪是你的人?”“慕云岫,你,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白映雪确实是有点慌了,这才言多必失,她干笑了一声牵强的解释道,“我也只是猜测而已。

”“哦?是么?”慕云岫嘴角的笑意深了几许,似信非信,珠眸悠转仿佛已经洞察了一切,“那还真是巧了,大侠确实是在城郊的断崖救了我,我隐约还记得,其中有个劫匪临死前说是有人花钱雇他来杀我,好像雇主也姓白,映雪妹妹,你说巧不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