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借个火梁言,苏沉央全章节完结版阅读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5-15

主人公是梁言,苏沉央的小说,是由挖坑小萝卜创作的穿越类小说,公子,借个火作者文笔极佳,实力推荐,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梁言收了笑,转而椅坐在栏杆上凭栏远眺,目光所到极处,比城外的风光还远。 “皇城虽然比不得那边清静……但哪儿于我都一样。

”...引子:“春风贵如油。 ”“春雨贱如尿。

”“……三小姐,”讲堂草垫上,老夫子额角掉落一滴豆大的汗。 “云对雾,雨对风,贵贱虽然相对,但是油与尿的对仗,颇欠美感。

”“蒋老夫子不是说过,语调尾音的韵律对的上,便多是一副佳对吗?油是平,尿是仄,很工整呀。 ”风中轻轻搡动的枝桠尖头,庐外两三粒杏花被雨水沾湿,从枝头零落飘入湿润的黑土,漫漫青杏簌簌响动。 树下的草庐里,传来一阵阵青稚的哄堂大笑。 “但是三小姐,我们读书人,一般是不会将春雨比作尿这种东西。

”老夫子额头抽搐,再三强调。

“这不文雅。

”“怎么会呢?尿和水一样呀,人要喝水自然也要解尿,怎么会不文雅呢?”“……但是雨不能用……尿来比喻!这,不贴切。

”“油也是黄色,尿也是黄色,怎么不贴切呢?……”“苏沉央,闭嘴!”忍无可忍的老夫子额角青筋跳动。

终于按按手里饥渴不已的竹条,指向墙角。

“老规矩。 ”“那苏沉央真是个傻子呀,哈哈哈,哪有人这么对对子。 ”“她不傻就有人上门提亲啦,都十七啦,早在家守闺待字,还不会和我们一起听夫子授课呢!”众人正在下面掩面窃窃私语之时,一个粉绿的身影跌跌撞撞闯入草庐。 “小姐,小姐!”正在墙头面壁思过,头上顶着一个偌大的铺满圆溜溜青豆的平箕的少女回过头来,一双清澈的杏眼明镜透亮。 “怎么了,草儿?”“大小姐二小姐把您的海东青抓走啦!”冲进来的小丫鬟声音带着哭腔,焦灼不已,“说要拔了毛扔进井里,管家不让扔井里,她们就说要烤着吃!”“什么?”苏沉央闻言跳起,一簸箕青豆顿时“哗啦啦”倾泼废除,豆子大的雨萨满了学生们的头顶。 大家还没从这雨里愣登回神呢,伴随着苏沉央的长声痛呼,草堂里面已经一阵风地冲出去一个柳青的身影了:“我的东东!!!——”“苏沉央,苏沉央!”夫子跳起来爱背后喊也喊不住,气得胡须乱吹,而学生们捂住脑袋纷纷相视,猜想须臾,他们打去过的将军府里,定是又一好场鸡飞狗跳。

“祸害,祸害啊。 ”青豆也蹦到头上一颗,先生捉住了两指捻起丢进嘴里咯嘣着摇头叹息。 ……苏沉央是个祸害。 这件事整个皇城人人皆知。 苏沉央的老爹是渠国边塞的大将军,滚刀肉,那么作为将军在战场上出生的小女儿苏沉央就是整个皇城的滚刀肉,鬼见愁。

须臾,将军府里果然闹翻了天。 其中伴随着正煮水准备拔毛的姐妹们被一脚踢翻了沸水锅的尖叫;伴随着一身油亮青绿的怪鸟刺耳的嘶鸣;伴随着苏沉央的小姐妹们在老太君面前嚎啕大哭的阵仗——“老太君,老太君!苏沉央动手扯我们头发!!呜呜呜,那个丫头成日里把那个怪鸟留在咱们将军府里,每日泣血嘶鸣,我们都吓得半夜不敢睡,好不晦气瘆人!!”那几个姨娘所出的姐妹们也是下了狠心,把各自的发钗头饰搞得乱糟糟,连秀云坊新出的衣服也自己给撕破了,齐头并进在老太君面前博得身为弱者的同情。

——最后,苏沉央落得一个气鼓鼓地抱着怀里的海东青被撵出将军府的下场。 “东东,我还是送你出城吧,我们将军府里太危险啦。

”苏沉央低头轻轻抚了抚怀中大鸟乌青的羽毛,低声嘟囔。 “毕竟,你不属于这儿。 ”好在海东青翅膀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 ……城外,茶楼。 晌午,万里无云,正是京城内最为热闹的时间,城外的酒楼一扇半开的窗户内,鼎御手中端着一杯清茶,正冒着丝丝的热气。

“阿言,要我说,这整个皇城里,最好喝的莫过于这城外茶铺的一碗初沸的齐云!这香气,远非我那破住处的贡品可比。

”他捧着那碗茶闭眼轻嗅,露出一脸的满足。 “我看,陛下你这是因为国师不在旁边站着,才连茶水都倍觉香甜吧?”梁言坐在他的对面,身体略带几分慵懒的倚在窗户上,眸子略微眯着,唇角带着淡淡的笑容。 “你又来了又来了……”一提到某人,鼎御面上露出痛苦神情,挥挥袖子朝他怒道:“这才溜出来半日,你就不能让我耳根子消停会儿,别提那个可怕的名字。 ”梁言闻声发笑。 鼎御:“远离了暨城,过来我这的近些日子,可还习惯?”“敢情陛下您找个侍卫还一个个体察人家心情的啊?”梁言收了笑,转而椅坐在栏杆上凭栏远眺,目光所到极处,比城外的风光还远。 “皇城虽然比不得那边清静……但哪儿于我都一样。

”忽闻酒楼下方传来了喧闹声。

两人下意识的侧目看向了下方,就瞧见几名男子不怀好意的将一位女子围在了中间,脸上带着猥琐的笑容。

至于那那女子,鹅蛋脸,柳青的长裙,杏眸琼鼻,粉腮含雪,眼神无害而清澈,称得上妙龄。 “这位姑娘,你方才撞了我,我现在身上可疼得很,你是不是应该负责?”姑娘看着面前的几人,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她虽然着急送海东青出城,却也不至于撞了人。 当下将胸脯一挺,俏脸上带着几分气恼的盯着面前的几人,反驳了句。

“你们根本就是含血喷人,分明就是你们撞了我。 ”瞧着她理直气壮的样子,领头的男子呵呵笑了两声,手中的折扇在空中抖动了两下,指向了一旁瞧热闹的众人。

“你们可有看见我撞她了?”立于最前方的几人,悻悻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男子平素在这里横行霸道惯了,他们谁都不愿意得罪他。 故而,他们略带愧疚的看了苏沉央一眼后,均是摇了摇头。 见状,男子得意的摇了摇头,用折扇挑起了苏沉央的下颌,脸上满是轻浮之色。

“姑娘,事情已经很清楚了,看你也没有多少银两能够补偿我,不如跟我回府做我的小妾如何,本公子定会好好疼爱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