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霞客游记·游黄山日志后章节全文翻译赏析唐诗宋词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6-05

徐霞客游记·游黄山日志后章节全文翻译赏析唐诗宋词

  戊午(公元1618年)九月初三日 出白岳榔梅庵,至桃源桥。 从小桥右下,陡甚,即旧向黄山路也。 七十里,宿江村。

  初四日 十五里,至汤口。

五里,至汤寺,浴于汤池。

扶杖望硃砂庵而登。 十里,上黄泥冈。

向时云里诸峰,渐渐透出,亦渐渐落吾杖底。

转入石门,越天都之胁而下,则天都、莲花二顶,俱秀出天半,路旁一岐东上,乃昔所未至者,遂前趋直上,几达天都侧。

复北上,行石罅中。 石峰片片夹起;路委宛石间,塞者凿之,陡者级之,断者架木通之,悬者植梯接之。

下瞰峭壑阴沉,枫松相间,五色纷披,灿若图绣。

因念黄山当生平奇览,而有奇若此,前未一探,兹游快且愧矣!  时夫仆俱阻险行后,余亦停弗上;乃一路奇景,不觉引余独往。

既登峰头,一庵翼然,为文殊院,亦余昔年欲登未登者。

左天都,右莲花,背倚玉屏风,两峰秀色,俱可手擥lǎn同揽。

四顾奇峰错列,众壑纵横,直黄山绝胜处!非再至,焉知其奇若此?遇游僧澄源至,兴甚勇。 时已过午,奴辈适至。 立庵前,指点两峰。

庵僧谓:“天都虽近而无路,莲花可登而路遥。

只宜近盼天都,明日登莲顶。

”余不从,决意游天都。

挟澄源、奴子仍下峡路。

至天都侧,从流石蛇行而上。 攀草牵棘,石块丛起则历块,石崖侧削则援崖。 每至手足无可着处,澄源必先登垂接。 每念上既如此,下何以堪?终亦失踪臂。 历险数次,遂达峰顶。 惟一石顶壁起犹数十丈,澄源寻视其侧,得级,挟予以登。 万峰无不下伏,独莲花与抗耳。

时浓雾半作半止,第一阵至,则对面不见。 眺莲花诸峰,多在雾中。 独上天都,予至其前,则雾徙于后;予越其右,则雾出于左。 其松犹有曲挺纵横者;柏虽年夜于如臂,无不服贴石上、如苔藓然。 山高风巨,雾气去来无定。 下盼诸峰,时出为碧峤jiào尖而高的山,时没为银海。

再眺山下,则日光晶晶,别一区宇也。

日渐暮,遂前其足,手向后据地,坐而下脱。

至险绝处,澄源并肩手相接。

度险,下至山坳,暝色已。

复从峡度栈以上,止文殊院。   初五日 拂晓,从天都峰坳中北下二里,石壁岈然。 其下莲花洞正与前坑石笋坚持,一坞幽然。

别澄源,下山至前岐路侧,向莲花峰而趋。 一路沿危壁西行,凡再降升,将下百步云梯,有路可直跻莲花峰。

既陟而磴绝,疑而复下。

隔峰一僧高呼曰:“此正莲花道也!”乃从石玻侧度石隙。

径小而峻,峰顶皆巨石鼎立,中空如室。

从其中叠级直上,级穷洞转,愚昧奇诡,以下上楼阁中,忘其峻出天表也。 一里得茅庐,倚石罅中。

盘桓欲开,则前呼道之僧至矣,僧号凌虚,结茅于此者,遂与把臂陟顶。 顶上一石,悬隔二丈,僧取梯以度。

其巅廓然坦荡舒朗,四望空碧,即天都亦俯首矣。

盖是峰居黄山之中,独出诸峰上,四面岩壁环耸,遇向阳霁色,鲜映层发,令人狂叫欲舞。   久之,返茅庵,凌虚出粥相饷,啜一盂,乃下。 至岐路侧,过年夜悲顶,上天门。 三里,至炼丹台。 循台嘴而下,不美观玉屏风、三海门诸峰,悉从深坞中壁立起。 其丹台一冈中垂,颇无奇峻,惟瞰翠微之背,坞中峰峦错耸,上下周映,非此不尽瞻眺之奇耳。

还过平天矼,下后海,入智空庵,别焉。 三里,下狮子林,趋石笋矼,至向年所登尖峰上。 倚松而坐,瞰坞中峰石回攒,藻绩如画的风景满眼,始觉匡庐、石门,或具一体,或缺一面,不若此之闳博宏壮丰富都丽也!久之,上接引崖,下眺坞中,阴阴觉有异。

复至冈上尖峰侧,践流石,援棘草,随坑而下,愈下愈深,诸峰自相遮掩,不能一目尽也。

日暮,返狮子林。   初六日 别霞光霞客之弟,从山坑向丞相原下七里,至白沙岭,霞恢复至。 因余欲不美观牌楼石,恐白沙庵无指者,追来为导。

遂同上岭,指岭右隔坡,有石丛立,下分上并,即牌楼石也。 余欲逾坑溯涧,直造其下。 僧谓:“棘迷路绝,必不能行。

若从坑直下丞相原,没必要复上此岭;若欲从仙灯而往,不若即由此岭东向。 ”余从之,循岭脊行。 岭绵亘天都、莲花之北,狭甚,旁不容足,南北皆崇峰夹映。

岭尽北下,仰瞻右峰罗汉石,圆头光头,俨然二僧也。 下至坑中,逾涧以上,共四里,尸解灯洞。

洞南向,正对天都之阴。 僧架阁连板于外,而内犹穹然,天趣未尽刊削除也。 复南下三里,过丞相原,山间一来地耳。

其庵颇整,四顾无奇,竟不入。 复南向循山腰行,五里,渐下。 涧中泉声沸然,从石间九级下泻,每级一下有潭渊碧,所谓九龙潭也。 黄山无悬流飞瀑,惟此耳。

又下五里,过苦竹滩,转循承平县路,向东北行。 『』相关翻译戊午年九月初三日从白岳山榔梅庵出来,到桃源桥。

顺小桥右侧下山,很陡,就是本往来来往黄山所走的路。 行程七十里,在江村住宿。 初四日行十五里,到汤口。

又走五里,到达汤寺,在汤池洗澡。 手拄手杖…相关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