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捷《追问》在线试读在线阅读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19

丁捷《追问》在线试读在线阅读

如果我没有被中纪委查办,这个故事也许可以到此结束,谁愿意把一个浪漫弄成一个悲剧呢。

我的故事到此,虽说不能花好月圆,但至少看起来两情相悦。

然而,人生无常,注定会导演情爱无常。 作为一个男人,同时拥有郝宁和安娜这两个出色女子,当然是一件容易让胜利冲昏头脑的美事。

这两个女人的感情,得手需要能耐,驾驭需要技巧,维持需要胆量。 我在郝宁之前和之后,并非没有过女人。

跟她们大都是逢场作戏,她们无非是银行里面的小业务员,刚刚闯入社会踌躇满志,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生。

这些丫头没见过什么世面,在我这样的人物面前,几乎没有抵御能力。

跟郝宁的蜜月期过后,在认识安娜之前,我有过一些拈花惹草的事,这些都没有逃得脱郝宁的敏锐眼睛。 1990年前后,我在国家金融纽约分公司当总裁时,跟一位的下属发生关系,被郝宁发现,大闹过一场。 我拒不承认这段关系,也没有明确道歉,但为了安抚郝宁,在经济上给了她很大一笔补偿。

大概是1992年吧,郝宁与一名中国台湾籍美国商人在旧金山注册成立一家投资管理公司,我亲自给这个公司批出一笔2300万美元的贷款。 事后不久,这家公司涉及洗黑500亿港元一案,受到香港廉政公署侦查。

而该笔贷款迄今仍未偿还,成为呆账。 这是我惹的最大的一个祸,也是后来我的人生天平上最大的罪行砝码,这个砝码不是安娜或者其他哪个女人给我的,是我自己的老婆给加上的。 回国任总部董事长三年后的春节,郝宁回国与我团聚时问我,如果她回国我支持不支持,支持的话,她就回来。

我说,当然支持。 郝宁就在开春后回国,与她的一位在央视的同学,合办一家广告公司。 因为有美国的先例,对我平素的风月之事,郝宁一旦风闻一些,掌握一点鸡毛蒜皮的破证据,便与我摊牌,开始战争。 每到这个时候,我就出面帮她在业务上解决一个问题,她就偃旗息鼓。

长了,见并不危及家庭,而且我在经济上对她大开方便之门,郝宁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后来郝宁提出的要求越来越大,数字也逐渐加大,我对她的要求,就只能用爱理不理来处理。 我与安娜的风流绯闻在北京传开之后,郝宁再次跟我摊牌,提出要包揽我所在系统的全部广告业务。 我就将计就计,提出全国不行,但最大的分支机构广东金融的广告业务可以给她,因为广东公司的总裁是我亲手提拔的亲信,比较听话,懂事。 郝宁说,那也行,先这样。

就把她的广告公司迁移到广东,并在广东、福建、浙江、海南、广西以及香港、澳门一带,如鱼得水地展开了金融广告的业务。

我比安娜大20多岁,且有家庭,安娜这样的大明星,肯与我维系感情,我一直视为知遇之恩。

安娜主动提出要求,如张爱玲所说的,真是把自己的女人花,降低到尘埃里去了。

我觉得她的内心是苦闷的,为了我,她在承受着哪怕是一个常人也不一定承受得了的屈辱。

我能报答的,也就是对她好一点,更好一点。

自第一次后,安娜再也没有提及过跟我的事。 她的隐忍让我更加揪心,她我的爱和包容,也让我更加动心。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有了安娜,今生何求!经过一段时间的深思熟虑和内心的痛苦纠葛,我终于在一天给远在广东的郝宁打了一个电话,提出离婚。

接到电话,郝宁意外地表现得十分平静,只是在电话里说,我这段时间忙,不能回来谈,正好也给你留几天时间,你认真考虑后,我们再见面。 我知道郝宁聪明,厉害,但依然预计不足。 其实,她一接到电话就悄悄回到北京,收集我和安娜交往的证据。 过了将近一个月,掌握的材料相当充分了,她才出现了。

一见面,她就大声呵斥我,说我是国家花费巨资培养的无赖。

她指着我的鼻子责问我,说,你知道国家培养一个省部级领导要花费多大的代价吗?告诉你,跟培养一个脱离地球轨道的宇航员,是一样的代价。

可是,国家培养了一个什么样的省部级干部,你看看你自己,一个伪君子,一个脱离正常社会轨道,自以为徜徉在道德和法律真空的败类,竟然包养女明星,你以为你是同治皇帝啊,可以出宫嫖妓?笑话,我马上向中央举报你,让党清除你这个昂贵的祸害。

这些年我对你的宽容已经达到了极限,你至今还在考验我的承受能力。 为了一个戏子就不顾孩子们的感受,不顾我多年对你的恩情,和我离婚。

好,那我就让你身败名裂、一无所有。 看那个戏子还跟不跟你花前月下。

郝宁这个女人,出身名门,高雅起来如天仙,但一旦发飙,如同草根泼妇,十分狰狞,十分可怕。 我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面临的处境。

我和郝宁之间不仅存在着一层受法律保护的夫妻关系,更重要的,还是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利益共同体,一旦离婚,牵一发而动全身,许多资源将不复存在。 更糟糕的是,倘若她果真跳出来举报我,我如日中天的前景会变成黑暗一片,成为阶下囚不是没有可能。

这次的离婚风波以我的失败和妥协告终。 我向郝宁赔礼道歉,并答应帮她拓展在整个华南和华东金融系统的广告形象代言业务。 在一个月内,我就协调了七家金融机构共计11笔广告代理费300多万元,直接汇入她的广东公司。

这才暂时平息了她的暴怒。 其实,郝宁这边算是容易解决的,离婚不成,我该如何面对心爱的安娜?本来,我打算把慷慨离婚作为一份大礼送给她的,现在反而惹出麻烦,不得不利用权力,硬着头皮,赤膊上阵,帮妻子拉业务。 安娜这边,我没有什么高招了,只能实话实说。 我说我和郝宁这些年只不过是名义上的夫妻,但现在离婚还不是时候,孩子还小,等孩子上大学了,她一定会撒手,否则她折腾起来,大家都非常难堪。 你是明星,凡事都有关注度,要爱惜羽毛,我绝对不能让你进入一个有纠纷的婚姻生活。

我们也不能逃避,私奔桃花源,我和你没有事业,不可能有真正的幸福!安娜听我说完,轻轻地吻了一下我的额头,微笑着说,爱,就是一种的过程,只要你陪着我等待就好。

她的话,让我顷刻泪眼婆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