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千九百三十六章全民公决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22

两千九百三十六章全民公决

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全民公决可以把责任转嫁到国民身,但是佐藤健内阁的威信可就要大打折扣了,再要像从前那样得到人民的拥护,或者说带领国民重新建立起一个强大的日本可就难加难了,想成为日本历史最伟大首相的梦想,也就永远不会实现了。

佐藤健的眼睛流下了两行浊泪,拿起文件认真看了起来,十五分钟后颤抖着手,吃力的在文件签下了名字,他此刻感到既悲哀又无奈,有一种在投降签字的感觉,。 “中山君,我任命你为这次全民公决的最高负责人,这件事情你就去办。

”所谓的民公决,指的是一些民主国家决定宪法修正、领土变更、国家前途等重要决策的表决方式,其主要形式为所有具有投票权的公民,通过投票的方式同意或不同意某一决策,以简单多数作为判断依据。

全面公决的理论基础是人人平等,每个公民都有参与政策制定的权利。

的确,全民公决能够获得最大的民主,可以更明确的了解人们的真正需求,而不是通过选举出的代表来获得。

这样也防止了国家重大政策的制定被少数几个人纵。 同时,全民公决也可以培养公民的政治责任感。

但是,全民公决并不是一个完美的制度。

首先,每一个投票者只会关注自己的利益,而不会或很少去考虑国家整体的利益,因此某些政策的制定不能够达到国家利益的最大化。

此外,全民公决有威胁人权的嫌疑,简单多数的通过办法,使得那些少数人的权益没有办法得到保障。

此外,全民公决与其他制度相比,更易受到媒体的影响,因为选民中的很大一部分,并不知道政策的真正影响,而只能通过从媒体获得的信息来做出自己的选择。 因此,能够控制媒体的人也就很容易纵全民公决的结果。 在总统制或者议会制中,这种事情发生的可能性较小,因为被选民选出的代表在教育水平以及获得信息的渠道方面,和选民相比有很大的优势。 同时,全民公决的成本显然要远高于其他政治制度,因此不可能过于频繁的进行,而这种问题在议会制中就不会存在。

另外,全民公决不可能具有很强的实时性,一次全民公决从准备到结束花费的时间要以周甚至以月计算,这也就不适合那些必须迅速做出决定的问题。 总的来讲,全民公决的确是国家在面临重大问题时的一种决策手段,也是最高领导阶级推卸责任或者逃避惩罚一种手段,对国家最高领导威信的杀伤力也是巨大的,所以这项制度无论在哪个国家都是很少使用的。

佐藤健此时面对华夏的强大压力,决定采取全民公决的方式决定日本的未来,也就是说他和整个日本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这次的全民公决,日本全国可谓是发挥出了极高的效率。 当天下午中山太一将全民公决的提议呈交到国会,第二天日本内阁参众两院就批准了这一项临时法案。

日本媒体在此期间也做了大量的报道,动员全国民众积极行动起来,参与到这次的行动当中,投出决定日本命运的一票。

不到三天的时间,就有百分中八十以的民众参与了投票,最后的统计结果显示,要求与华夏通过何谈的方式,解决两国争端的民众,竟然达到了总投票人数的百分之八十七。

投票结果与程序符合日本法律规定,这就意味着佐藤健内阁必须要以和谈的方式,解决华日两国的争端。

全民公决还否决了极右翼分子提出的与华夏开战的要求。

这次的全民公决可谓是下同心,也显示出日本普通民众不愿意加入一场战争的意愿。 全民公决给佐藤健内阁带来了喘息时间,来自民众的压力也随之减轻了,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样漫无目标左右摇摆了。

虽然还有一些小报依然在宣扬要与华夏开战,但这都是非主流声音,已经左右不了日本政局。

佐藤健在公开讲话中宣布,内阁将尊重全体国民的意愿,但为了迎合部分右翼分子,佐藤健还同时宣布,不排除与华夏进行一场战争的可能。

他的这个讲话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说到底就是虚张声势,想在以后的谈判中为日本争取更大的利益。

两个小时之后,日本全民公决的情况就被华夏中央掌握到了,这个结果对华夏来讲也是一个好消息,既避免了一场战争,又能达到制服日本的目的,真可谓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当天晚,中南海怀仁堂灯火通明,九大常委在此举行了一次紧急常委会。

当一号首长在会通报了日本全民公决得结果之后,全体常委的脸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日本这次的全民公决体现了民众的根本愿望”人大常委会主任高旭正首先讲话:“这就是说日本并不想与我们进行一场战争,和平还是占主流的嘛。

我们要在这次会画出一条底线,做好与日本政府谈判的准备,建议由穆国兴同志全权负责这项工作”对于高旭正的提议,常委们纷纷表示赞成。

政治体制改革之后,国家事务全部交给了由穆国兴为总理的国务院来负责,事关华日两国关系的问题,属于重大的国务,自然是由穆国兴来领导。 “我们在南海海域对日本进行的封锁,已经重创了他们的经济,日本国内现在一片混乱,有失去控制的危险,佐藤健内阁施行全民公决,也是被形势所,这个结果也是我们已经预料到的。

我的意见是在经济方面可以做出适当的让步,但是政治层面必须要坚持,这是我们的一条底线”主管经济工作的副总理韩凯也做了重要的讲话“我同意总理的意见,日本目前的外汇储备只有两万亿美元,约合十万亿人民币,我们要求日本向我们赔偿二十三万亿人民币,已经远远超出了日本的承受能力。 ”说到这里韩凯稍作停顿,看了看众位常委又继续说道:“但是,我们必须要给日本一个教训,把他们打回到三流国家的地位。 我的意见是可以要求日本向我们赔偿十五万亿元,第一批赔偿八万亿,剩余的九万亿可以在今后的十年当中分期偿还。

这样一来就等于让日本拿出了他们全部的家当,起码在二十年当中日本的经济将得不到恢复,这就为我们赢得了一个有力的发展时间。

”很少在常委会发言的李青山今天也开始讲话了:“佐藤健在公开讲话里做出一副强硬的架势,除了是应对国内的右翼分子之外,最主要的是做给我们看的,也是为了他们今后的谈判做出的准备,这说明佐藤健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政治家,而只是一个政客而已,日本内阁在目前的形势下,已经慌了手脚,无所适从了。 ”常委会做出了最后的决定:可以在日本赔偿的问题做出适当的让步,但必须坚持要求日本政府,不得拥有进攻性武器,更不能拥有核武器。

承认个世界侵华战争所犯下的罪行,清除靖国神社所供奉的日本战犯牌位,向华夏人民做出道歉,承认琉球群岛及其所属岛屿是华夏的国土。

至于要求日本承认华夏对其宗主国的权力,也只是为了向日本施压所做出的一种高姿态。 如果日本不拥有进攻性的武器,他们的国防今后就必须要依靠华夏来提供,在这种情况下日本实际已经成为华夏的附属国,字面已经没有任何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