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借个火梁言,苏沉央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5-15

主角是梁言,苏沉央的小说叫《公子,借个火》,是由网络大神挖坑小萝卜创作的穿越类小说,公子,借个火文章讲述了:穿越过来砸中皇帝的不一定都是女人,比如我这倒霉的男主;皇帝的狗与后花园不是人人都爱,比如我这痴汉的女主。

不是皇亲不是国戚,他只是一介小小低调的侍卫长;不爱皇帝不爱国师,她只舔屏皇帝身边的毒舌美男。

外表痴憨智障实则腹黑狠毒的女主,遇到一个低调帅气又毒舌,撩妹技能满满的21世纪来客,会碰出什么样的火花?一个是心野天下的操棋女子,一个是不挂天下的闲散路人。 当伪装撕破,狩猎易主,他和他还能否一如初见?精彩章节苏沉央想了一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一双溜圆的杏眼最后只能再次落回梁言身上。 梁言:“大漠,能想出伪装自杀这件事来为自己摆脱嫌疑,并将证据即及时除掉,你是个很聪明的厨子。

足以说明,你不算笨了。

”大漠浑身都在颤抖。 眼中浑然全是无奈和绝望。

梁言却仿佛视若无睹,淡淡的声音仍在继续:“既然想要伪装成自杀,便没有道理提前还准备老鼠药吧?毒性封喉,任谁都能看出不对劲来?既然如此,这与你后开用的蒙汗药,相冲突。

所以,老鼠药却根本不是你准备的,它的主人,另有其人。 ”大漠猛地挣扎起来,重重的一下一下想要逃脱禁锢,困兽般嘶吼:“你胡说!胡说!老鼠药也是我买的,我时候来才想起来要伪装成自杀的!你这个昏官,胡言乱语!”梁言:“人被说中了心里的秘密,才会愤怒挣扎,尝试掩盖。

”苏沉央是个傻子都懂了……“欲盖弥彰。

”一边的小红却早已开始啜泣,渐渐啜泣声越来越大,眼泪止不住,渐渐整个身子都哀怨无力地滑倒在地。

俯首磕头。

“都是我……都是我的错。

大漠想要帮我顶罪……可是原本想要杀掉张飞的人,是我,啊——”小红痛哭流涕,情绪崩溃。

“那个混蛋,那混蛋,每天都特地寻我动手动脚,旁边的兄弟都是他门守城的岗卫兵,俱在一旁看着哄笑,我一个女子家,家中无权无势,而那张飞却是苏大将军府里管家的远方侄子,原本只是地痞一个,却因这这层关系,当了皇城的守卫兵,平日里这方老百姓都要对当兵的远着敬着几分,他边作威作福,先后带着一帮流氓全进了编制……那淫贼没有收敛,一日比一日过分,甚至有天夜里还在巷子口堵我,当着一干守卫兵的面,嬉笑哄闹之下,想要将我——”张小红说不下去了,余下的只剩哽咽,“我一定要杀了他,杀了他!——”苏沉央看着两人的样子,心中格外不是滋味,用手扯了扯欧阳晟的袖子,能感受到那种无力了。

“欧阳欧阳,他们好可怜……那个张飞,该死!难道就不能够把小红,从轻发落吗?”听到她的话,欧阳晟就有些喟然,“苏小姐,此事不是在下能够决定的。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自古不平的事情多了去,但凡真要将说法讨要到底……事情便说不清对错了,律法之故,这些恩怨才有了一个警示作用和了断。 ”当苏小红要离开之际,他是犹豫过了的,该不该放她走,是以并没有开腔。 然而梁言开了腔,他便不能装作视若无睹了。 所以这件事最不近人情的由头就落在了梁言身上。

可是那人一脸淡然,眼中似乎并没有将这些内情看在眼中,他的眼中清风霁月,一片清朗,让人觉得舒服,清透。

可偏偏却较一般人,冷血了。

“真的不能?”得到这样的答复,苏沉央的脸就皱成了一团,头深深的埋着,很是纠结。

欧阳晟只好宽慰她。 “苏小姐,杀人偿命,不论大漠是因为何种理由对张飞动了杀心,都是错。

”苏沉央撅了噘嘴,悲悯同情地看了大漠一眼,有些愤懑的瞪了梁言一眼,刚好他也瞧了过来,四目相对间,她突然之间没了怒气。

虽然他的性子委实令人不喜,可真的是……好好看啊。

梁言侧目就看见女子正一脸花痴的瞧着自己,眼中飞快的掠过了一丝无语,向欧阳晟抱拳后,就转身往外走去。 苏沉央瞧见他的动作,哎了一声,就急忙追了上去,笑盈盈的跟在他的身后。

“唉,你等等我?”梁言余光扫了她一眼,脚上的步子又加大了不少,显然不愿跟她有多余的牵扯。

“苏大小姐,你一个女子家一个随从都不带,晃荡在皇城,挺危险。

”女子有些气恼的跺跺脚,鼓着小脸快步追了上去,一把拽住了他的袖子,“唉,你保护我不就好了?”梁言闪身躲过了她的魔爪。

“嗯,苏小姐给我个保护你的理由?”“额,啊?”苏沉央用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她的确也不知道对方有什么理由要保护她,甚至现在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需……要理由吗?”梁言:“不需要吗?”苏沉央:“需要吗?”梁言:“……苏小姐,不熟。

”苏沉央于是又是尴尬,却并不想很快与他分别开,她冥思苦想终于像是忆起了什么一般,开心地冲他摊开了掌心。 “将我的钱袋还我!”听闻她这番话,梁言不免有些愣怔,有些莫名奇妙的打量了一番后,抬手戳了戳她的额头。 “苏大小姐,脑子又落哪儿了?请问在下何时偷了你的钱袋?”苏沉央撅了噘嘴,扬了扬下颌,眼神笃定的盯着他。 “如何不会,那日在酒楼之下,你从的身侧走开之后,我便发现我的钱袋不见了。

”经她这把提醒,梁言方才记起来她说的是张飞被杀害那日发生的事情,那时他的确有看见一人行事鬼鬼祟祟,想来她的钱袋应该就是被他偷了吧。 眉梢轻轻一挑,他将双手环抱在胸前,唇角扯开了一个讥讽的笑容。 “有证据证明是我偷的吗?”苏沉央被他问得面红耳赤,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才好,贝齿咬了咬下唇,“那时,只有你离我最近,倘若不是你,难道还会是别人不成?”梁言闻言不禁笑出了声来,这个丫头还真不是一般的傻,伸手挑起她的下颌,仔细端详了一番她的俏脸后,他眼带惋惜的啧啧了两声。

“生得如此水灵,可惜智商不够,难怪那小偷会盯上你。

”他的举动不由得令她想起了他调戏黄小红的事情,一把拍开了他的手,有些警惕的瞪了他一眼。 这人怎么动不动就两副面孔了嘿?人前一副清隽正经模样,这就动手动脚了?只有她苏沉央可以吃人豆腐!是的,别人不能吃她的豆腐!苏沉央起得鼓起腮帮子拍掉他的手。

“登徒子,你敢非礼我?”梁言收回手就往皇城的方向走去。 “不敢不敢。

在下好怕,撤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