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璐璐之黎家四姐妹 米璐璐之黎家四姐妹全文阅读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10

米璐璐之黎家四姐妹 米璐璐之黎家四姐妹全文阅读

她生平对嫁人没啥兴趣,只有甜点能让她举白旗投降,偏偏眼前的男人就像黑森林蛋糕那么诱人,害她傻傻地答应当他的挡箭牌女友,以阻止他老爹帮他安排的相亲谁知道这男人非常之不正经,居然教她用色色的方法吃棒棒糖,把她搞得好害羞……最糟糕的是,她这个挡箭牌居然愈演愈入戏,本来是为了有吃不完的甜点才靠近他,最后竟然是把自己送上去,让他吃个过瘾…楔子黎家的黎老爹,拥有四个让他头痛的女儿--老大黎香香,长得圆滚滚,个性害羞内向,让黎老头烦恼的地方,就是她爱哭、爱吃、又爱「卢」,专长是将甜食当正餐吃。

老二黎熊熊,别看她一副瘦弱的模样,但却拥有熊的爆发力,脾气火爆得教人不敢恭维,而让黎老头担心的地方,就是那毛毛躁躁的个性,活像安静不了的过动儿。

老三黎童童,虽然拥有一头乌亮的长发,长相也清清秀秀,但是当她不高兴,开口便是一连串问候你家人的不雅字眼,上至祖先、下至你老师,都有可能遭到她亲切的问候,这也是黎老头最头疼的地方。

老四黎小小在黎老头殷切期盼之下,终于比较像正常人,甜美、可爱,外表几乎没有可挑剔的;最大的缺点就是她嗜钱如命,只要有钱的地方,再怎么辛苦她都会努力钻研。

黎老头坐在沙发上,望著四个女儿小时候的照片,一张老脸满布愁云。

唉!再下去怎么得了呢?他的女儿长相不差,怎么一个比一个难搞,要是她们嫁不出去,留在家里变古董怎么办?哀声叹气之余,黎老头的脑袋里却精明地运转著。 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她们嫁了,让未来的老公调教她们!第一章黎香香平时无大志,只要每天能吃到好吃的东西,喂饱她一张馋嘴、馋胃,那么她便会觉得今天是完美的一天。 以她大学的学历,居然甘心屈就在台北东区某间连锁咖啡馆里当一名小小的计时工读生,只因为在咖啡馆打工,永远都有吃不完的美味蛋糕。

她有一张圆滚滚的白皙脸颊,娇小身子有些丰腴,身上穿的连身牛仔裙让她看起来像一名大学生,可爱又不做作。

她在咖啡馆如鱼得水,不觉得工读生这工作有什么卑微,在充满咖啡香及蛋糕香的屋子里工作,会让她一天心情愉快。 此时,玻璃门上的铃声发出声响,黎香香从柜台抬起小脸。 「欢迎光临9她甜美的声音就如同蜜糖般,甜腻得几乎让人融化。

进来的是一名高大的男人,身著手工西装,且蓄著平头,长相虽然不差,但是深刻五官没有任何表情时,还真像一只蓄势待发的公狮。 黎香香的眼光落在男人身上,发现他的长相有些凶神恶煞,板起脸孔的模样更是吓人。

她眼睛眨也没眨地,就这样看著男子来到柜台前。

「请……请问先生要点些什么?」黎香香声音微颤,摆明怕极眼前这名活像黑道大哥的男人。 男人挑起剑眉,望著黎香香像包子的白嫩脸颊,以及那害怕的态度,略为不悦地开口。 「一山杯黑咖啡。

」他的眼光有如利鹰,几乎要穿透她的内心。

「好、好的。 」黎香香突然害怕起来,但还是很尽职地转身准备客人点的咖啡。

不到三分钟,黎香香捧著黑咖啡来到男人面前,咧开专业的笑颜。 「一共是九十元。

」男人付完钱,准备接过黎香香手中的咖啡,她却因为害怕他的气势,又因为碰触到他温热的天掌,一不小心杯子就这样打翻了。

咖啡撒出杯子,烫了男人的手不说,她的小手也因为热气而缩回,让杯子就这样飞了出去。 咖啡杯落在男人的西装上,打湿了他的西装,缓缓顺著身体流下。 「该死9男人弹跳离开柜台,发现自己身上的西装毁了。

「啊……」黎香香尖叫的同时,更是慌了手脚。

「对不起、对不起。

」她怎么会这么笨呢?自责的同时,她眼眶带著泪水,手抓著抹布冲出柜台,来到男人面前,小手便往他身上胡乱抹去。 从头到脚,仔仔细细又来来回回地擦著,黎香香卑微得像名小奴婢,擦拭著自己闯祸的罪状。 。

男人望著她匆忙的动作,以及缓缓蹲下的身体,那只小手由他的胸膛移到腰间,再移到他的长裤部位,一点也不害羞。 妈的,她是借机吃他的豆腐吗?男人不满地将黎香香推开,她丰腴的身子跌坐在地,V领内的春光正好映入他的眼里。

两团丰满的绵乳被一件粉红色的胸罩包裹住,尤其她的皮肤白皙,更像软绵馒头般,教人忍不住血脉偾张。 黎香香的眼眶浮起水雾,跪坐在男人面前,高度正好对准他的裤裆中间,两人的姿势看起来非常嗳昧。 男人倒抽一口气,因为黎香香一点女人的矜持都没有,一张圆脸凑近他的身体,双手覆上他最重要的地方。

她到底想干嘛?他见她的小手依然拿著抹布,往他的腿间上下移动著,一种异样的情绪自他的心里升起。 该死!他往后一退,只见她抽抽噎噎地掉著泪水,仿佛是古代的小媳妇。

「你别弄了9男人观看四方,好在咖啡馆四周没人,他低吼一声,想阻止她的动作。

黎香香扁著小嘴,眼泪就像串落的珍珠。

「我不是故意的……」「起来。

」他硬是将她拉起来,可她的身子却因为一时站不稳跌落在他的怀里,一股馨香带著甜味扑鼻而来。

她整个人跌进他的怀里,她的唇正好抵著他的下巴,两人的模样看起来更暖昧了。 「黎香香,你在干嘛?」拔尖的女声自他们后头传来,女领班一见到女员工正在与客人调情,气得低声大骂。

「我、我、我……」黎香香结结巴巴,梨花带泪地回望女领班。

「上班不上班,和男朋友调什么情?把这里当什么地方了?」女领班见到男人长相俊美高大,心里更是气愤。 可恶!她男友都没这么帅,这个工读生的男人竟然如此有魅力!乐在其中。

」袁赫寒不是没有发现黎小小今晚的忙碌,聪明人都知道她忙着观察别人。

没想到,他也落到她观察的对象之中了!黎小小笑容一僵,难道她的计画被他看破了?「今天是我的生日,就算心底不高兴,我也会苦中作乐。

」不愧老爹花了那么多钱培养她的气质,所以她现在才能以淑女的模样回答他。 「妳还真是辛苦。 」袁赫寒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冷冷的,就像一块冰块。

这话是讽刺,还是……黎小小咬着唇想着,心里默默○○起来了。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她看顺眼的男人,没想到这男人说话句句带刺。 是怎样?她哪里得罪他了?袁赫寒抬起手腕,望了手表一眼。

「不好意思,给任维骥面子的四十分钟已经到了,我要离开了。 」「啊?」黎小小还没回神,袁赫寒便转身离开,就这样丢下她往大门走去。

哇咧……这是什么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