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2章 交给命运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07

第972章 交给命运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比克恒星系。

这个荒芜的恒星系中,甚至没有几个探测器的存在。

究其原因,虽然比克恒星系处于鳄人控制的星系较为中心的位置,更重要的是,这是一片不毛之“空”。

这里没有珍贵的资源,没有一颗可以稍加改善就能利用的生命星球。 就像宇宙中多如牛毛的更多的普通恒星系一样,比克恒星系毫不起眼。

但今天,这里不再荒寂,也不再平静。

掩映在无边的异形海洋中央位置,即便是巨大的巡洋舰,也显得微不足道。

呈立体状分布在偌大的虚空中,因为宇宙真空中并没有阻力的存在,所以长时间的飞行,并没有消耗它们的体力,一只只奇形怪状的异形,静静地漂浮着,纹丝不动。

“这里离流浪文明的母舰还很远,至少还隔了十个恒星系的距离。 ”“当然,前提是我们的情报是准确的,而且流浪文明的母舰还在伊伯尔恒星系或者附近。 ”巡洋舰主控室,面对兰加德的提问,在很长一段时间后,才有人给出了答案。 这就是科技文明的致命之处,他们的生活、军事等等一切,都和智脑完全挂钩。 如果失去了智脑,他们几乎就是失去了一切。

没有眼睛,没有大脑。

放在以前,兰加德这样的问题,只需要在智脑中查询,只需要几秒就能完成。

而现在呢,他们要找资料,还要手动计算。

即便这样,他们都无法得出一个精确的距离数字单位。

“十个恒星系,说近不近,说远不远。

”“它们,为什么要停在这里?”兰加德也清楚这一点,所以他无力吐槽得出答案的时间,只是喃喃说道。

只是他的话音未落,一切就变了。 巨大的巡洋舰,猛地一沉。

同时巡洋舰内部大量存在的细小的触手,以一种令人匪夷所思的速度,从各种仪器包括智脑核心机件中退出来收了回去。

伴随着一个庞大的身躯陡然离开了巡洋舰,四面八方无尽的异形大军,突然分散开来。

朝着不同的方向,朝着不同的星空。

上亿的变异异形,大约以百万只不等为一组,急速地分散开来。 巡洋舰上的人类甚至来不及反应,这一片星空中,原本被紧密掩映,同时也等于被严密保卫起来的巡洋舰,孤零零地暴露在了星空当中。

从静止到加速离开,直至在最短的时间内穿破了光速。

上亿的变异异形,在银龙帝国那些人类还摸不清状况时,就已经消失了。

清脆悦耳的清鸣声,将所有人的魂儿拉了回来。

所有的人,包括兰加德,以前再正常不过的智脑重启自检清鸣声,此时却就像是天籁一般动听。

“所有引擎正常。

”“能量反应炉正常,能源储备还有百分之八十个单位。 ”“火力控制平台正常,激光炮、粒子炮和原子炮自检都通过了。

”“定位系统开始工作,没错,我们是在比克恒星系。 ”“通讯模块开始动作,预计在一朗钟后自检完成,才能尝试超距通讯连接。

”“十六号区域发现舰体破损,已经有机械工在修理了,问题不大。 ”一个接一个惊喜的声音,在兰加德耳边不停地响起。 没有激动,没有兴奋。

相反,兰加德的脸上,却是浮现起了不知所措,甚至是恐惧。

从来没有想过夺回巡洋舰的控制权,特别是在战舰进入了鳄人的星空后。

兰加德想要的,其实只是通讯模块的控制权,他只想把自己的遭遇和位置,包括异形异常的举止,告诉帝国。 这里不是银龙帝国和鳄人具备争议的前沿恒星系,这里是鳄人的核心内星系位置。 而且现在,这片星空还有一个高等科技文明的存在。 在这样的星空,夺回了巡洋舰的控制权又能怎么样?就像现在,巡洋舰已经是他们的了,但上亿的异形大军,却是干脆地离开了。 没有了上亿异形,兰加德很清楚,自己的战舰就像是一个在鳄人战士围困下的失去了机甲保护的人类战士。

没有了异形这个机甲的保护,在这片危险的星空,兰加德甚至感觉自己就是赤(裸)的。 格外清脆的智脑自检完成的提示音,此时在兰加德耳中,却就跟催命的丧钟一样。

他的身躯微微一颤,感觉到大家的目光,他的内心开始战栗起来。 兰加德并不怕死,只是从小就想做个英雄的他,将此时巡洋舰内两千六百多人的生死,压在了自己的肩上。

良久,当其他所有人的期待变成了疑问时,兰加德终于做出了决定。

“将战舰开去那里,停在那颗气态巨行星的陨石环中隐藏起来。 ”对于兰加德这个命令,有人恍然大悟,有人却是不太明白。

但无论怎样,没人违背他的命令。

庞大的巡洋舰,在引擎再一次喷射出强劲的蓝色尾焰后,朝着远方的气态巨行星飞了过去。 就在这时,一道短距电磁波讯息传递到了巡洋舰当中。 在通讯模块发出提示音时,这些天和外界完全隔离的巡洋舰内部,所有人内心猛地一颤,几乎不约而同看向了通讯员。 所有人在看着通讯员,而通讯员却在看着兰加德。 “打开吧。

”兰加德的内心又是期待又是忐忑。

通讯员这才伸出颤抖的手,打开了那段信息。 主控台前的虚拟光屏上,顿时出现了一个美的让人窒息的少女。

“我是芷寒,你们的全民公主。 ”画面中的少女,先是吐了吐舌头,而后顽皮一笑。

“好吧,我这样说,其实也是期待你们能认出我。 ”“我知道你们现在很恐慌,也很害怕。 ”“没错,其实我也是这样。

”“别问我异形为什么会突然跑来这里,别说我不知道答案,我想异形主宰可能都不明白。

”“我也不知道它为什么要劫持你们,不过在我看来,最大的可能是它想熟悉一下通过它特殊的能力控制智脑是怎样的体会。 ”“不管怎么样,你们已经到这里了。

”“异形接下来要做的一切,必定会掀起腥风血雨。

”“不要尝试和帝国通讯连接,你们传递不了什么有用的信息,也不会得到帝国的任何帮助。 ”“那样做,可能只会让流浪文明捕捉到超距通讯信号波动,从而找到你们。 ”“所以,想要活下去的话,就尽可能隐藏的更隐蔽一些吧。

”“如果我没料错的话,这片星空,很快就会彻底地陷入战火当中。

”“是不是能生存下去,并且返回帝国返回自己的家,这些就交给命运吧。 ”视频信息,很快就播放完了。 战舰内部静悄悄的,只是现在,无论兰加德或者其他人。 他们的脸上不再是茫然无措,或者恐惧。 他们清亮的眸子中,开始燃起一种叫希望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