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六回 天欲亡我我亡天沧狼行最新章节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09

第一千五百一十六回 天欲亡我我亡天沧狼行最新章节

李沧行的胸口几乎要爆炸一样,大吼道:“不!”突然间,身体上的那股钻心的疼痛感,又都回来了,他的身体,不再是轻飘飘的,而轰隆隆的雷声,一下子在他的耳边滚动着,就如同刚才的如梦似幻的仙境之中,最后的时候,在他耳边响起的那阵雷声,只是,那熊熊的烈火,还有那扑面而来的灼热,以及那在火光中的小师妹,却是再也不见。 林瑶仙的声音,分明地传进了他的耳中:“沧行,沧行,你怎么样了,你到底怎么样了,你说话啊,你快说话啊!”李沧行的身躯猛地一震,他突然感觉到了,自己的手上很疼,很痛,象是被燃烧着一样,可是却轻飘飘的,在灵魂出窍之间,他分明记得,即使是在土层之中,也是抱着沐兰湘母子的尸体,是有重量的,在他今天屡受重创,几乎站都站不起来的情况下,这个重量还不轻,但是现在,却是空空如也。

李沧行的眼中,一片血红血红,灼热的感觉,还有焦臭的味道,从他的手中传来,而他的身上各处,如同骨裂筋折一样,钻心地痛,如果说刚才只有自己的胸口断骨和肚腹刀伤之处痛的话,现在的自己,却如同给五岳压过,天雷劈过一样,每一寸的骨头,都如同断了一般,钻心地痛,尤其痛的,是自己的手上,几乎是被那熔岩所锻烤一样,肘部以下,几乎都不再属于自己。 李沧行终于看向了自己的两只手,只见自己的手上,抱着一副燃烧着的身体,可不正是沐兰湘的残躯,他能感觉得到这身体,正是小师妹,可是现在的小师妹,却是在熊熊地燃烧着,这会儿,已经被烧得几乎成了焦炭,不成人形,就连他的两只手臂,也是在熊熊地燃烧着,那一身的长毛,几乎就是最好的引火材料。

李沧行大吼一声:“不!!!!!!!!!”他身体上所有的痛加到一起,都比不上亲眼看着小师妹的遗体,在自己的眼前生生焚化的焚心之痛,他鼓起腮帮子,大口地吹气,却是不能减轻半点的火势,情急之下,他不停地向着沐兰湘身上的火焰吐起口水,却是杯水车薪,那火势非但不能减小,反而更强了。 李沧行咬了咬牙,强行催动丹田,想要发出阴极天狼战气,可是刚一运气,整个内脏却是一阵剧痛,别说生出战气了,几乎要把他的五脏六腑,给生生气炸,他一张嘴,喷出一口鲜血,直到那火焰之上,说来也怪,得了这一口鲜血之力的火焰,却是一阵狂爆,如同给加了一勺滚油,变得更旺了,只一眨眼的功夫,刚才还勉强是个人形的沐兰湘,就给烧成了一堆焦炭,再也不成人形。 一阵狂风吹过,沐兰湘那已经成为焦炭状的尸体,被漫天的雨水一淋,突然腾起了道道焦臭的黑烟,李沧行的脸上涕泪横流,几乎是哀求道:“不要,不要夺走,不要夺走我小师妹,老天,你,你不能这样,不能这样!”一个惊雷响过天际,闪电一下子亮瞎了李沧行的双眼,狂风猛起,李沧行手中的份量一轻,已成焦炭的沐兰湘尸体,随着这阵狂风,突然飞得到处都是,一颗一颗的黑色焦粒尸块,顿时撒满了整片大地,被淹在了已达脚踝的水泊之中,顿时就被这些雨水,冲得再也看不见了,直到这时,李沧行终于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他的小师妹,已经真正地灰飞烟灭,连一点最后的痕迹也没有了!火焰继续在李沧行的手臂,还有胸前燃烧着,吞噬着他身上的绒毛,甚至连他的脸上,都已经着起了火,尽管大雨倾盆,但这一团怪火,却是根本没有熄灭的意思,李沧行傻傻地站在原地,任由身上的烈焰焚身,那体表皮肤被烈火烧得炭化,脂肪在滋滋作响的声音,那无比地疼痛,都比不上他心中的哀伤,因为,小师妹已经再也不可能找到了,哪怕是尸体,哪怕是梦境!李沧行的心突然悲伤地无以复加,他仰天一声长嚎,如同一万头狼在夜空之中咆哮,那冲天的悲愤与痛苦,尽在这一声长嚎之中,只要听到的人,无不肝胆俱裂,又要悲伤地哭死过去。

李沧行的这一声长嚎,足足持续了有小半个时辰,他只感觉到自己在燃烧,在爆炸,那无尽的恨意,如果无法毁灭自己,就用它来毁天灭地,他咬牙切齿地吼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我想跟我师妹死在一起都不可以,我明明,明明已经进了坑里,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李沉香的声音怯生生地响起,显然,她也给李沧行这样子吓道了,她的声音变得结巴:“李,李大哥,你,你没事吧。

”李沧行的眼中突然红光暴闪,他的身形一动,一下子就扑到了李沉香的身边,右手如闪电一般,猛地抓住了李沉香的手,周围响起一片惊呼之声,因为李沧行的手上,还腾着熊熊的火焰,几乎就把李沉香,也要跟着燃了起来。 李沧行的心中还存了半点理智,猛地一抽手,若非如此,他就要把李沉香给烧起来了,他向后退了半步,厉声道:“说,究竟是怎么回事!”李沉香给一阵扑面的火焰几乎要烧了起来,粉脸之上,尽是泪水,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林瑶仙的哭声响起:“沧行,是天雷,是天上落了一道雷,把你,把你生生地给击了出来,然后,然后你身上就全是火焰了,这,这不关李姑娘的事啊,你,你千万别误会了好人!”李沧行颓然地向后退了一步,他喃喃地说道:“天雷,天雷,是老天,不让我和小师妹在一起吗?!”他的眼中突然精光暴闪,昂首向天,骈指大骂起来:“死老天,贼老天,满天的臭神烂仙,你们食人间供奉,却不干人事,不去收妖伏魔,却处处针对我!我李沧行就此立誓,天欲亡我我亡天!杀杀杀杀杀杀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