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重 重生盛宠:总裁的独家宝贝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03

花重 重生盛宠:总裁的独家宝贝

第1315章 【番外】南风知我意(8)余靳淮反客为主,搂着花语的腰就将人抵在了橱柜上,低头深深的吻她。

不管是过了多少年,这个男人的吻依旧如同刚开始那样,野蛮又莽撞,不带一点犹豫,直接迫切,好像恨不得在这唇齿之间将所有的爱意都倾诉给她。 花语本来就有点招架不住,感觉就像被蛮横的山匪打家劫舍,不愿意放过哪怕一个角落,所有东西都被搜刮的一干二净。 没几分钟花语腿就软了,只能软哒哒的挂在余靳淮的身上,纤长的眼睫不停颤抖,仿佛萧瑟秋风中不断被席卷梧桐叶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落地。 蒸汽冒的越来越多,余靳淮的手也越来越不规矩,花语猛然清醒过来,微微阖着眼睛推开他:“……你闺女的鸡蛋羹要糊了。

”余靳淮抚摸着她光滑修长的后颈,低声道:“待会儿再给她蒸一碗。

”男人声音沾染了一种特殊的沙哑,“乖,把眼睛闭上。 ”“……”花语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虽然这一眼毫无震慑力,甚至还因为刚刚的亲吻而微微带着水光,带着点儿不清不楚的勾引,“您想饿死你闺女?”说着软绵绵的一伸手,将余靳淮推开了,自己上前揭开了蒸锅的盖子,鸡蛋羹果然已经快蒸好了,花语赶紧把火关了,用锅里水蒸气的余温将鸡蛋羹煨树,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让蛋羹变得柔嫩一些。 余靳淮道:“我蒸的比较多,给你也做了一份。

”花语回头斜他一眼:“就算这样我今晚也还是跟余知意一起睡。 ”余靳淮不赞同:“意儿和余梦洲一起睡,余梦洲都十三岁了,不适合跟你一起睡了。 ”花语说:“那是我儿子,就算他二十岁了一起睡又怎么了?”余靳淮:“……”早知道就不应该将这个孽子生下来。

余靳淮怕花语烫到手,把她拉到一边,自己将蛋羹端了出来,用勺子分城了两份,小份的是余知意的,大份的是花语的。 鸡蛋羹一出国就有浓浓的奶香味,掺杂着果干和坚果碎的特殊香气,勾的人食指大动,花语端着自己的那一份跟在余靳淮身后出了门,屋主的女儿已经将饭菜都摆好了,余梦洲正在给妹妹擦口水。 余靳淮将鸡蛋羹放在了余知意面前,余梦洲拿起勺子就要喂,花语一巴掌打开她的手:“都多大了,让她自己吃。

”余知意看了哥哥一眼,自己拿起了勺子。

余梦洲无奈的收回了手。 花语尝了一口鸡蛋羹,鲜嫩甜香,是一道十分不错的甜品,她挖了一勺问余梦洲:“吃吗?”余梦洲跟自己亲爹一样不是很喜欢吃甜食,摇了摇头。 花语便塞进了余靳淮嘴里。 “阿红,你不来一起吃吗?”花语问站在不远处收拾农家晾晒的干货的屋主女儿。 她不知道这姑娘的全名,就听屋主夫妻叫她阿红。 阿红有些惶恐的回头,结结巴巴:“……不、不用了,我待会儿回家去吃。 ”给客人做饭用的东西都是最好的,自己家做的就比较简单了,阿红不是不馋这些饭菜,只是不敢和这一家四口坐在一起吃饭——光是想想就觉得亵渎。 花语一听也就没有勉强,吃完了自己那一份鸡蛋羹,对余靳淮道:“这山上有一个溶洞,我们睡了午觉之后去看看吧。 ”余靳淮也对这个村子了解一点,这个溶洞是天然的,但是后天被人开发过,像极了一条地道,但是因为越到里面就开始缺氧,是以这个溶洞到底通到哪里也没有人知道,里面也有古时候留下的石桌子石凳子,在村民的口中都是挺精致的东西,里面还有一扇关上的石头门,上面雕刻着精致的花纹,只不过没有人推开过。

花语不管是什么年纪都十分爱玩儿,她来这个村庄多半也是为了这个溶洞,想要去探险。

“带意儿一起?”余靳淮问。 花语道:“让梦洲看着她。

我们两去。

”“……”余靳淮想了想,点头:“好。 ”一顿饭吃完,余知意已经困了,吃晚饭直接睡觉对胃不好,花语给她看了几集缓存下来的动画片,这才让她去睡觉。 “梦洲,你不去睡午觉?”花语问。

余梦洲翻开手里的书,“我不困。

”花语不太关心儿子的学业,毕竟这孩子从小就优秀的可怕,从懂事开始就有自己的人生目标和计划,花语不怎么插手干预,问:“在复习课业?”余梦洲就将封面翻给她看,名字叫做《从人类起源到宇宙毁灭》。

花语:“……”她诚恳的问:“你看这个做什么?”余梦洲:“妈妈不觉得很有意思吗?我最近对生物学比较感兴趣。 ”花语说:“我可能是年纪大了,对玛丽苏肥皂剧比较感兴趣。

”于是余梦洲的眼睛里就流露出了对妈妈的淡淡怜悯,时刻不忘黑自己亲爹:“都是因为父亲才让你失去了斗志。 ”花语:“……”花语有点莫名其妙,于是就顺势坐在了儿子身边,问:“你父亲怎么就让我失去斗志了?”余梦洲严肃的说:“二舅说,您本可以成为一个非常优秀的特工,但是因为和父亲结婚,您放弃了事业……”“……”花语有些无语:“梦洲,妈妈不是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吗,你二舅那人脑子有点问题,不要跟他待在一起,他说的话也不要相信,我放弃我的事业不是因为余靳淮,而是觉得这样子对你们不公平,毕竟意外太多了,我不想让你们跟我一样,在很小的时候就失去母亲。 ”余梦洲愣了一下,“是因为我们吗?”花语一向不把余梦洲当小孩子看,而是以同等的角度跟他谈话,道:“其实也不全是,我这人比较自私,比起其他人,当然还是我的孩子比较重要啊……各种原因的催化之下,让我放弃了这个打算。

”余梦洲想了想,“那您后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