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离别送歌(上)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07

第一百五十二章 离别送歌(上)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这大晚上的,本官又已经下值,这私事,难道郡守大人也要插手?”周元大好的兴致被破坏,加上不知道林宇又会按何种套路出牌,以至于内心忐忑不安。 林宇笑看了眼周元,道:“跟周大人开个玩笑,您继续……”周元松了口气,但瞧见林宇脸上的笑容,他却怎么都不安心,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此刻更是如坐针毡。

“你们还不快退下?”周元遣退身边几个满是怨念的姑娘,起身将林宇迎来坐下,轻咦道:“林公子也是受姜灵儿邀请来的?”“你也是?”林宇惊诧道,姜灵儿请来文人士子交流也就罢了,怎么将衙门里的提辖大人给请了过来。

“本官不才,乃是有功名在身的学子,这次灵儿设宴,还特意差人送来了请柬。 ”周元刻意加大了声音,似要标榜他的与众不同,乃是姜灵儿亲自邀请的,还恬不知耻地称呼灵儿。

顿时,他的话音刚落,万香楼内的文人士子们,立刻响起了嘘声一片,众人一脸鄙夷望向周元道:“切,我们都是灵儿姑娘宴请来的!”周元脸上的表情僵住,悻悻然,干笑了两声,但似乎又不甘心,转头看向林宇,道:“那灵儿姑娘在你信里又是怎么说的?”“没说什么,就说了略备薄酒,希望本公子来赴宴。

”“看来你并不在姜灵儿心里,哪像本官,差人送来的信里,对本官剿匪的事情大加赞扬,还说本官慧眼识珠……”周元神色突然一变,连忙拿出姜灵儿差人送来的信左看右看,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低声喃喃道:“慧眼识珠,这不是间接的在表扬林宇这小子嘛,简直岂有此理……”周元之前收到姜灵儿的信,先入为主,以为这次剿匪俘获了第一才女的芳心,谁知道却是在信中间接的赞扬林宇去了。 砰!周元脸庞涨成了猪肝色,一拍桌子,打算甩手离开,身为衙门提辖官,身负功名的学子,竟是连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都不如,气煞本官了。 “灵儿姑娘到……”万香楼里响了一声清亮的嗓音,周元身子微颤,又连忙坐了下来,整理了有些凌乱的衣冠,露出了谦谦君子的模样。

不丑也不帅的脸上,一撮浓密的胡须点缀,其实倒也有几分中年男人的成熟气质。 林宇忍不住鄙夷了一番周提辖,刚才还拍桌子要走人,听到姜灵儿来了,又立刻规规矩矩地坐下。 姜灵儿从阁楼中出来,万象楼内的文人士子自然全都放下酒水,莺莺燕燕们也都被劝走,熟练地捧着书籍,装作了求职心切的勤奋读书人。 只是……在万香楼这种地方抱着美人还差不多,捧着书籍,不得不说,太另类了些。

林宇也知道这些文人士子,无非是在姜灵儿面前做做样子,见戴着面纱的姜灵儿出了阁楼,各个都站起来拱拱手。 姜灵儿颔首,美眸却在万象内寻找着什么,当落在了周元与林宇那一桌时,四目相对,嘴角默契地露出一抹浅笑,这才堪堪收回目光,显得很是满足。 周元看着林宇的背影,嫉妒的牙痒痒,恨不得上去掐死这混账小子。

“今天灵儿宴请诸位学子与士子,不讨论诗词于歌赋,而是感念诸位过些时日就要前往麻阳郡赴会,为武陵郡争夺名声,这才备上薄酒与佳宴,姑且算是送行。

”姜灵儿眼中流露出一丝失望之色,道:“可惜灵儿不能随诸位学子与士子一同前往了,毕竟女子是万万没有资格参加这类的盛事,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诸位公子身上了……”一番话下来,众位学子与士子们,纷纷表示不负灵儿姑娘的期望,定会为武陵郡争得魁首宝座。

几个自诩才华出众的学子,更是当场做起了诗,抒发内心的感言,赢得一片的喝彩。

但显然姜灵儿对这些人的诗词并不感兴趣,做做样子的夸赞了两句,整个人的心思,便飞到了林宇的身上去了。 “林公子,还请阁中一叙……”随后,姜灵儿略带羞意的话音落下,整个万香楼内的学子士子们,皆都是满怀敌意地看向林宇。 不过,万香楼中还是有不少人,认出了姜灵儿口中的林公子,这不就是全城闹得沸沸扬扬的钦天诏令中的那个林宇吗?于是,万香楼内的学子士子们,都见识到了林宇的庐山真面目,大惊之余,更是羞愤欲死。

林宇面容英俊,器宇轩昂,白白净净的书生模样,关键年纪还这么小,开了象棋之道,败了堪比国手的陈廷均,还带兵剿匪,这日后考取了功名,就是鱼跃龙门的大人物了。

毕竟,他做出的这些事迹,对以后的前途有非常重大的关系,天子一看资历,那绝对是妥妥的划上一个红圈圈。

“好!”林宇点了点头,折扇展开,便是带着浅浅的笑意登上了阁楼的梯子。

而在起身的那一刻,藏在袖子里的那封信,却是不小心落在了周提辖的裤腿上。

周提辖皱了皱眉,本想唤住林宇,但瞧见那密密麻麻的小字,便是兴起了莫大的兴趣。 一展开,方灵儿在信中流露的思念与仰慕之情,让得周元胸口宛如刀割。 “我的灵儿啊……”周元内心哀嚎。 他的结发妻子当初生下小祖宗不久,就撒手人寰了,这些年也没碰到个中意的姑娘。 但唯独对武陵郡才女姜灵儿,那是发自内心的欢喜,他身上怀揣着一万两银票,是打算送给灵儿姑娘,让她添置一些衣物跟胭脂。 谁知……人家姜灵儿心里根本没有他这个提辖大人。 ……阁楼中,林宇在姜灵儿的对面跪坐了下来,脸上始终带着一丝轻佻的微笑,坏坏地。 姜灵儿被林宇盯得脸色通红,她轻轻地摘下了面纱,以最真实的一面面对林宇。 这可是天大的殊荣,姜灵儿生的倾国倾城,如同是一朵圣洁的白莲花,连方清雪、小桃子的容貌,都要比他稍微逊色一筹。

林宇一直觉得,像姜灵儿这种相貌的人,不可能存在于世,可真正的看到了,却觉得太不真实。

然而,姜灵儿在林宇面前,却是非常真实的一个人,不扭捏作态,美眸澄澈的如一湖春水,令人心静。 “过些时日,灵儿也要离开武陵了……”没来由地,姜灵儿突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不是什么学术交流,倒更像是离别前的真情吐露。

林宇笑容一僵,脑子里准备好的诗词,突然没了用武之地,看着姜灵儿那动人的美貌,一时间心乱如麻,不知怎的,内心深处生起一股异样的情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