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對「死生」喪禮的看法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7-04

莊子對「死生」喪禮的看法

本章節莊子秀出盧山真面目,不過還是以方式出現。 莊子將提出「死生」喪禮的看法,並結合前面幾個概念來說明。 現在先來溫習這幾個基本想法。

一、「死生」不是自我能掌控,所以要看淡並順處之。 二、對於「生前死後」的未知,不知道是好是壞,所以「哀樂不能入」。 三、老莊思想重點在於「出生入死」,完全是自然的入世哲學,不談「生前死後」的事。 四、「真人」是全德的概念,需要同時符合做人與自然的道理。 對於喪禮或其他事,外表要配合做人道理,內在要明瞭自然道理,也就是「死生不可得」「哀樂不能入」的道理。 五、人們所堅持的任何主觀想法,都可能像作夢一樣不真實。

因為,人的想法來自於環境情境,環境又是隨時在變,所以想法也隨時會變。

所以,莊子所謂「寓諸無竟」,是指內心不要受當下環境影響。

其中,「竟」與「境」同,是指情境而言,情境如同夢境,當下會認為很真實。

莊子在養生主最後一章節,也談到盡年的情形,強調後代並無依照老子的理念在做,不過並未表達合宜的喪禮方式。 在本章節中,莊子結合以上述一些概念,說明他理想的喪禮方式。

「盡年」是莊子認為人生四大目標之一,在最後一程的喪禮中,如何達到圓滿也是很重要。 社會普遍對喪禮很慎重,是為了表達對死者的尊重。

但是卻形成過於煩複的現象,給予在世者非常大的負擔,而且習俗認知不同忌諱也多,常使人不知道如何辦才好。 為長輩操辦後事,也會影響社會觀感,過於簡單會落人口舌,隆重排場有時也是張顯自己身分地位,有時都不是依往生者的意願在做。

因此,這些複雜的喪禮背後,都只是人們對死生看法所引起。 往者的功過不是以喪禮張顯來決定,喪禮好壞也不一定會影響來生,喪禮簡化尊重樸實,才是合乎自然道理。 死生喪禮是人們很忌諱的事,但又是人必須經歷的事。 因此,莊子索性把它說明清楚,希望大家能順處之,並把重點放在活的人生上面。

現在來看莊子如何闡述。 原文:(內篇大宗師)顏回問仲尼曰:「孟孫才,其母死,哭泣無涕,中心不戚,居喪不哀。

無是三者,以善處喪蓋魯國,固有無其實而得其名者乎?回壹怪之。

」仲尼曰:「夫孟孫氏盡之矣,進於知矣,唯簡之而不得,夫已有所簡矣。

孟孫氏不知所以生,不知所以死;不知孰先,不知孰後;若化為物,以待其所不知之化已乎。 且方將化,惡知不化哉?方將不化,惡知已化哉?吾特與汝,其夢未始覺者邪!且彼有駭形而無損心,有旦宅而無耗精。 孟孫氏特覺,人哭亦哭,是自其所以乃。

且也相與吾之耳矣,庸詎知吾所謂吾之非吾乎?且汝夢為鳥而厲乎天,夢為魚而沒於淵。

不識今之言者,其覺者乎?其夢者乎?造適不及笑,獻笑不及排,安排而去化,乃入於寥天一。

」個人詮釋:顏回問孔子說:「孟孫才的母親死了,他哭泣時不落淚,內心不顯悲傷,喪禮沒有哀哭。

沒有這三點,卻能以善於處喪而全魯國聞名。

難道有這種不實在而能出名的人嗎?我一直覺得很奇怪!」孔子說:「孟孫才是做到處理喪事的極致了,他已經瞭解死生的道理了。 因為世俗喪禮是簡化不了,他已經盡所可能的簡化了。

」「孟孫才不知道人為何生,不知道人為何死,也不知道生前死後是什麼。

如果死後會轉化為其他東西,也只能等待所不知的轉化出現才會知道。 而且,如果現在相信死後會轉化的人,怎麼會相信死後沒有轉化的說法呢?如果現在相信沒有轉化的人,怎麼會相信死後有轉化的說法呢?(有無生死轉化的事,都只是人的認知,沒有事實根據,也許如同作夢,只是一種幻覺。

)因此,我與你都是做夢而未曾醒過來的人啊!」「再說,孟孫才外在表現有顧及世俗,而內心想法卻能不變,如同隨時可以變換房屋外觀,而不會耗盡心思想怎麼變(配合環境要求走就好,不用耗費心思去想怎麼走)。

」「他只是一種直覺反應,別人哭他跟著也要哭,所以就這麼表現出來了。 同時,耳朵可隨不同人話在聽,因為怎麼知道人所說都是真心話呢?況且,今天你夢為鳥就飛上高天,明日夢為魚就沉入深淵(人的想法雖時都在變,是應付不來的)。

」「聽不懂現在所說意思的人,不知是屬於清醒的呢?還是仍在做夢呢?人們營造舒適環境時,都來不及高興;一旦高興得意時,也來不及上天安排。 因此接受上天安排,而不要去想轉化的事,才能入寂平靜安祥的自然境界。

」依上所述,莊子對於死生喪禮看法,可以綜整如下:一、不論在世或往生者,應該對「死生」有正確認知,才會使喪禮簡約,讓所有人得到平靜安寧。 正確認知來自於對自然道理的瞭解,就是死生不可得。 二、生死輪迴的有無,都是人的主觀認知,當下是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 而且,隨著時間地點不同,人的觀念想法也會改變,對錯有無莫衷一是,所以不用費心思去想太多。

三、在不影響世俗禮儀下,應該盡量簡化喪禮。

四、要兼顧世俗看法,也要不忘「哀樂不能入」,情緒作適當發洩即可。

佛教是西漢時才傳入中國,而轉化投胎卻早已在中國流傳,連莊子都不得不作澄清,否則人們不會把重心放在真正人生上面。 然而時到今日,佛教的加入推波肋瀾,生死輪迥深入民間甚深。 對於轉化投胎的想法,實在沒有能力作評判,因為非自然客觀事實可供查證。 也是因為如此,各種說法應運\而生,把「死生」自然之事複雜化,人們無所適從爭執不斷。 因此,莊子在本章節沒有論述轉投的有無,而只是希望大家回歸理智,不要著墨太多,把原屬自然的事情複雜化。

不過,習俗觀念也不是一天半載可改,重點是個人要如何因應。 依做人的道理,還是應該兼顧到,但是內心要清楚明白。

這是莊子在大宗師中,所定義「真人」的人格特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