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落:一块老砖》小说章节目录免费试读 胡秋妮月明小说全文
儿童文学
来源:本站
2019-05-20

表与表之间可以建立关系(或称关联,连接),以便查询相关联的信息。

  、关于闻一多:闻一多先生著名诗人、学者、爱国民主战士。五四运动时闻一多在北京清华学校读书就参加了学生运动。他曾代表学校出席全国学联会议。年赴美国芝加哥美术学院学习后来研究文学年月回国后历任青岛大学、清华大学教授。

《败落:一块老砖》小说章节目录免费试读 胡秋妮月明小说全文

推荐指数:《败落:一块老砖》第12章一个小秘密免费试读一大早醒来,村里的喇叭上又开始广播了,又在动员大家去开会,去响应号召,想睡个懒觉都睡不肃静。 本来我也没打算去,可是灿灿给我发了信息,说是愿意陪着我一起去看看。 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可能也比较关心拆迁这件事吧。

如果我们家真的拆了,她又该何去何从呢?所以很多时候大家都喜欢保持现状,一旦有所变动,将会出现各种不可预知的状况。

这一次村里动了真格,也下了决心,不跟以前一样只是做做样子,应付公事。 喇叭响了两个钟头后终于消停了一阵儿,许多上夜班的人都抱怨着睡不好觉。

上午九点半,路边聚集着许多村民,三三两两聊的火热。 离上级部分前来开动员大会还有半个小时,大家并不急着赶往村委会。 他们想去一探究竟,却都不好意思直接说出来,即使大家都不去开会,都不配合,起码他们站在路边便已经达到了预期效果。

到底还是出于好奇心,个个街口的人都往村委会这里瞧着,只要有一伙人去了村委会,大家就会跟着一拥而上。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本来村委会没准备多少桌椅板凳,而开会的人竟多达上百人。

本来计划在礼堂内开会,这下只好临时调到了室外,村委会那帮人心里肯定乐开了花。

我倒觉得此刻下场雨就好了,把那些来开会的人都淋湿成落汤鸡,或许会议就会自动取消。 可这天气真好,阳光明媚,春风拂面。

大家围在一个园子里窃窃私语着,有的站着,有的坐着,我和灿灿来的晚些,没抢到座位,村委会的人也连说抱歉没有准备妥当的话。

不一会儿镇里的领导来了,个个带着文件包。 “喂喂喂,大家都肃静一下,有座位的坐好,没座位的先站一会儿,下面有请我们曲镇长讲话。

”村长试了试扩音喇叭,然后坐在了一旁的讲话席。 “乡亲们好,为了进一步促进农乡发展,实现人人住楼房的美好愿景,应省级部门要求,努力改造家乡的环境以及生活条件,希望大家都能积极配合政府工作,把我们的家乡打造成宜居小镇。

下面,大家有什么意见和要求随便提问,谢谢大家!”曲镇长的讲话很简短,却也意味深长。 “我们的房子一平方赔多少钱呀?”“按人头算还是房子算,大屋和小屋一样不一样?”“我们不想拆,可以不拆吗,前两年刚盖好的房子,花光了我们老两口所有的积蓄,你们钱多花不清了吗,有些贫困村不去改造,偏偏要改造我们还算说得过去的村子,有病吧!”“就是呀,拆了村让我们住哪儿,那么多的杂物让我们往哪搁,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多好。

”“我也老了,走不动了,可折腾不起了,求求你们放过我们这些老人吧,给我们这些老人一条活路。 ”“……”一时间园子里闹得沸沸扬扬,镇领导立马借故离开。 村委会的人似乎很不高兴,埋怨着大家不懂得变通,说了一通之后便让大家都自行散去。

我和灿灿相互对视一眼,十分默契的离开了村委会。 我陪灿灿一起回到了加油站,她去她的小屋换工作服,我在休息室待了一会儿。 “月明,你去开大会啦,知道他们怎么说吗,这次是不是扛不住了,非拆不可?”王阿姨亲切的问道。 她是我们家新来的员工,隔壁村的。

“我去听了一下,大家争论了半天,也没争论出一个所以然来,不过拆迁是迟早的事,就看大家齐心不齐心了,如果齐心的话,可能会往后推迟一年半载的也说不准。 ”如果真的要拆村,真想晚两年再拆,好让我重新认识一下乡村的独特之处。 “那你们家的加油站会跟着一起拆掉吗,以后你可就是百万富翁了,想过以后要做什么吗?”王阿姨边说边忙活着手头的工作。 “加油站不是我说了算,我爸说拆就拆,他不吐口谁也别想拆,百万富翁就更不敢当了,钱再多也都是我爸的,我还得靠我自己挣钱养活自己。 ”我从来都没想过当上百万富翁是什么滋味,再说现在的百万富翁就跟大学生一样普遍,没啥稀奇。 “月明来啦,找灿灿吗,还是视察工作?”刘阿姨拿着一个空杯子来到了休息室,她是我们村东头的,也是我们家的老员工。 “也没啥事,就是出来逛逛,顺道来这里坐坐。 ”每个人都对我太热情了,好像只有我是多余的,没啥事可做。

“哎哟,张大公子还没走呀,午饭要在这里吃吗,不如你去买菜吧,想吃啥菜买来了我给你做。 ”灿灿穿着工作服也依旧很漂亮。

“你不说我还忘了,咱们厨房的菜也不多了吧,你陪我去买吧,反正这里也不缺人手。

对了,你想不想换一份工作?”我似乎又想起来她的厨艺了,想起她做的鱼,还有各种佳肴。

“那我还穿工作服吗,你不早说要我跟你去买菜,这是要替干妈分担重任吗,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换工作,难道你想炒我鱿鱼,我有哪里做的不好吗?”灿灿一脸委屈的说道。 平时大家的午餐都是我妈来做,买菜的活也归她管。 她是个闲不住的女人,也十分爱梳妆打扮。

在家没事的时候,对着镜子看一个小时都不嫌累。 “对呀,我就是想炒你鱿鱼,没看到我们家新来的加油员吗,就是要取代你的位置,你以后就帮我妈一起洗菜做饭吧,顺便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千万不要跟我妈打小报告听到没。

”我和她一起出了门,我们没有开车,而是骑了一辆电动三轮。

“什么秘密你说,我保证不跟干妈打小报告!”灿灿忽然举起一只手,做出一副乖巧听话的模样。 “你做饭比我妈做的饭好吃,要是你为大家做饭,我天天都到这里来蹭饭!”我把嘴巴搭在她耳畔悄悄的说,如一缕清风环绕在她的耳旁。

不知道她听见后是不是心花怒放了,而她表现的很平静,似乎没听见我的话。